給小兒上的第三堂國民教育課:給成年人補課

今堂是第三堂的延續,故稱補課。

上回講到國慶,中國本無國慶(一如國旗、國歌),國慶是由西方傳入,而西方的國慶是紀念國家大事,例如以色列的復國、美國的建國,還有法國的大革命。按此定義,中國的國慶應該是何年何月?又是慶祝甚麼?

今天是雙十國慶,大家都知是甚麼一回事。昔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調景嶺早已面目全非,而粉嶺聯和墟以往年年都掛大紅花牌慶祝雙十節,今年也取消了,似乎香港也像昔日的調景嶺,慢慢變樣。

撇除政治不論,雙十是慶祝甚麼?要知道,那是紀念武昌起義,而武昌起義是辛亥革命的開端,最後成功推翻滿清,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並為千年帝制劃上句號。

朋友,你認為上述一連串的事件重要嗎?推翻滿清或許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恢復中華卻是天大的大事,因為滿清是外族,是韃虜,故有所謂驅除之說,套用現在的話,叫「驅蝗」。明亡於清,等於亡國,只是國民仍可在本國居住,中國文化亦大致得到繼承,故國民自欺欺人,不以亡國奴自居,甚至把滿州人(甚或昔日的蒙古人)視為自己人。反觀以色列,自從亡於巴比倫後,國土被佔,國民流離失所,部份被擄至巴比倫為奴,部份逃至別國隱居,如是者二千年,至1948年才復國。

中國的情況雖有別於以色列,但被外族統治是鐵一般的事實,亡國之說是有根有據的。故雙十的意義,在於復國,即恢復中華也。

而結束千年帝制,意義堪比法國大革命。當然,中國至今仍無民主,但那是共匪的錯,台灣一早已經有了。不要忘記,波旁王朝滅亡後,法國也經歷了漫長的恐佈時期,無數異己被革命英雄羅伯斯庇爾送上斷頭台,最後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他自己也命喪斷頭台。後來法國先後出現了拿破崙稱帝、波旁王朝復辟、拿破崙復辟、七月王朝、第二共和、拿破崙三世稱帝、第三共和、維希政權、第四共和,直至第五共和建立後,法國政局才穩定下來。

可見帝制覆滅,往往是一夕之間,但走向共和,卻是既漫長又荊棘滿途。若非共匪竊國,台灣的民主會否在中國開花結果,誰也無法預料。所以,我們不能以中國至今獨裁依舊,而否定雙十的意義。

若要選國慶的日子,雙十是必然之選,不是因為我親台或我仇共,我是客觀而論,對事不對人。我問你,十一國慶的意義在那?那只不過是政權更替。國民黨再腐敗,始終是中國人。民國年代,中國並非處於亡國狀態,又何來共匪的「建國」?「開國大典」又是甚麼鬼東西?難度他日支爆,國慶又要從新計算?為甚麼Donald Trump擊敗了希拉莉、趕走了民主黨,美國不是第N次建國?是因為共匪首次引入社會主義,建立了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所以叫「建國」?若如是,那改革開放後,改行資本主義,中國再沒有「無產階級」(只有低端人口),又是否亡國?

看到嗎?不論你怎樣說,十一國慶也是說不通的,除非你公開承認,黨國一體,朕即國家,愛國等於愛黨,共匪當國,好比帝制復辟。我縱然不屑,也配服你的坦白和勇氣。

給小兒上的第三堂國民教育課:國慶!

黨慶今天是十月一日,俗稱「國慶」。以前我讀小學,根本不知「國慶」為何物,只知事頭婆生日,全港放假一天。現在主權移交了,事頭婆的生日只能留在心裡默默紀念。反而所謂「国慶」,就是連小學雞都要識的硬道理,那我身為人父,自然要好好教育下一代,讓孩子知道真相。

翻開小兒的課本《我的祖國》,單元二是「中國新時代」,作者問:「為甚麼我們要慶祝國慶?」問得好!我跟小兒說,以前中國沒有國慶,也沒有甚麼國旗國歌,這都是近代的產物,由西方傳入,就像家中那個自動洗屎忽機,中國是沒有的,是由日本輸入。若問我們為甚麼要慶祝國慶,等於問我們為甚麼要洗屎忽一樣,答案一如慣常的官腔,「要參考外國慣例」(當然,我沒有跟小兒說何謂「官腔)。

外國最典經的國慶例子,莫過於每年5月14日的以色列國慶(又名獨立日)。何以經典?因為這是紀念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復國。我跟小兒說,當年以色列被巴比倫攻陷後,一如當年中國不敵英國,要把香港送給對方。以色列更慘,要把整個國家送給人,亡國二千年(我跟小兒說,一個人最長只能活一百年,你現在只活了6年,可見二千年是何等漫長),到了1948年才復國。亡國是甚麼意思呢?等於有壞人闖入我們的家,把我們趕走。我們無家可歸,要在外面流浪,餐風宿露,這就叫亡國了。那復國又是甚麼意思?即是我們回到自己的家,把壞人趕走,那就叫復國了。小兒,你明白嗎?

另一個國慶的經典例子是美國。我打開地圖,指住北美洲那一大片土地,跟小兒說,那個地方以前沒人住的(我沒有跟小兒說印第安人的事),後來其他國家的人因為種種原因,例如原本居住的地方太擠迫,或自己國家的政府太可惡,所以陸續遷往該處。因為人口愈來愈多,需要好好管理,於是大家夾錢請人當管理員,這就是政府了。還有,現在居住地方也應該有個名吧?一如以前住過的地方叫英國、法國等,這個新地方就叫美國吧。那一天,是1776年7月4日。從此以後,每年這個日子,美國人都會慶祝國慶,以前沒有美國這個國家,現在有了,當然值得慶祝。

還有一個經典例子,是法國。法國不像美國,歷史悠久,也不像以色列,沒有經歷過亡國和復國,那為甚麼要慶祝國慶呢?因為法國以前的政府好專制,我跟小兒解釋,專制的意思,就是把國家據為己有。還記得我之前講過的公園管理員嗎?他的工作是管理好公園,供人遊玩。但其中有一個壞蛋管理員,竟然把公園據為己有,當正自己屋企一樣,如果我們想去公園玩,要付昂貴的入場費,例如以前只需一元,現在要十元(多出來的九元都給那個管理員用來吃喝玩樂了),入到公園後,只可以靜靜的坐在一邊,「不許亂說亂動」。管理員會四圍巡視,一旦發現你離開坐位,就會用棍打你,然後把你趕走。我問小兒,這樣的公園,你會去嗎?他當然耍手擰頭,「去另一個公園囉,又不是只得一個公園!」我說,美國人和你一樣,去另一個公園,甚至自己建一個新公園。但法國人比較勇敢,他們認為公園是大家的,為甚麼要走?於是夾手夾腳,把那個壞蛋管理員送上斷頭台,然後自己當起管理員來。這一天,是1789年7月14日。從此以後,那就是法國的國慶。

「那中國的國慶呢?」戲肉來了!我重申,中國原本是沒有國慶的,國慶是由西方傳入。而之前提過三個例子,你覺得中國最像那一個?小兒不懂答,正常,懂答是天才了。我說,中國不像美國,因為中國自古已有(我打開地圖),中國人一直都在這個地方居住(我無提版圖大小隨朝代更替而改變這一點),所以無所謂建(開)國不建國。中國倒是有點像以色列,因為幾百年前被滿州人入侵,趕走了原本的國家管理員,由他們取而代之,某程度上,我們那時候算是亡國了,因為管理員不再是中國人,而是外族。但我們又可以繼續在中國居住,不用流離失所,等於我們的家雖然被壞蛋霸佔,我們仍可繼續住在這裡,不過只可睡廚房。那些壞蛋是屋主,不止你要聽他們的話,就連爸爸也要聽他們的話。

中國也有點像法國,因為中國政府一直都把國家據為己有。清朝(即滿州人政府)管治下更慘,因為清朝之前的政府只是把屬於大家(政府自己都有份)的東西據為己有,而清朝則把屬於我們(他們沒份)的東西據為己有。我再給小兒舉一個例子。你們有班長的,對不對?班長是老師從你們當中選出來,負責維持班房秩序。但隔離班的同學突然走入來,說要做你們這一班的班長,但他並非你們一份子,也沒有得到老師的同意,而且,他把班房當成自己的家,放學就把你們趕走,自己繼續留在班房裡玩,甚至睡在班房內。清朝就是這樣的一個班長。

「那中國的國慶是慶祝甚麼呢?」我說,根據西方慣例,是慶祝國家的重大事件,例如以色列的復國、美國的建國,或法國人把壞蛋政府斬頭,自己當家作主。對中國來說,也有一件類似的事件值得我們好好慶祝,那就是1911年10月10日,我們成功趕走了清朝政府,自己重新管理自己的國家,而且我們有共識,不再讓管理員把國家據為己有,管理員就是管理員,做得好可以留低,做得不好的,我們就炒他魷魚,換另一個人管理,或自己落手落腳管理,當然,如果自己管不好,其他人也可以取代我的工作(至少名義上是這樣)。這是一件很值得紀念的大事。但實情是,現在的國慶是1949年10月1日。為甚麼?孩子,你是否記得毛澤東這個人?爸爸說過,毛澤東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壞的壞蛋,他一直都想做國家的管理員,而且要像那個把公園當成自己屋企的管理員一樣,把整個國家據為己有,於是他把之前那個管理員趕走,自己當起管理員來。那一年,正是1949年10月1日。雖然他任內做得很差,比以前最差的管理員還要差一萬倍,但他就是賴死不走,我們都無他辦法,直至他死為止。

孩子,我說過了,現在的中國政府是一個壞蛋,因為毛澤東這個超級大壞蛋把管理員的職責搞亂了,而他死後,接手管理中國的管理員,都是毛澤東的豬朋狗友,他們無視我們之前的共識,繼續把國家據為己有,就像以前的皇帝一樣,誰敢不服,就把誰拉去坐監。孩子,今天是10月1日,他們又在慶祝當年毛澤東把國家私有化這一「偉大舉動」了,你的心情如何?高興嗎?小兒扁起嘴,用力的搖起頭來。

給小兒上的第二堂國民教育課:中秋佳節食月餅!

mooncake

近日有一段笑片,有人訪問一眾小學生何謂中秋,答案千奇百怪,令人捧腹。昨晚問小兒相同的問題,他答以前有個人跳河……看來又是上堂的時間了。

中秋節有過千年歷史,源遠流長,背後的意義,小兒太小,難以理解。但中秋食月餅,卻是小兒的最愛。月餅是怎麼來呢?故事的版本有好多,最廣為人知的,是元朝版。

我跟小兒說,中國好比一個公園,公園有管理員,收錢工作,工作範圍包括清理垃圾、清潔廁所、維修設施等。公園這麼小,還須有人管理,何況國家這麼大,更加需要有人管理了。所以我們每年付錢給政府,請他們管理我們的國家,條橋補路,建醫院起學校,都要錢,政府收了我們的錢,就負責做這些工作。小兒明白這個比喻。

而管理國家的人,叫政府。因為中國由古到今有過好多個政府,所以每個政府都有個名,例如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等。清朝之後,中國政府不再叫甚麼朝,改稱黨,清朝之後的政府叫國民黨,後來是共產黨,一直至今。

甚麼朝甚麼黨不重要,反正只是一個名(尤其共產黨,徒具虛名,當然,我沒有跟小兒說這一點),等於叮噹故事內的大雄、靜兒、技安、牙擦仔一樣,只是一個名,方便識別罷了。

剛才提過元朝這個政府,他們是中國歷史上其中一個特別衰的政府。「衰過共產黨嗎?」小兒問。我說:「衰唔過,但都夠衰了。」元朝就像一個又懶又惡的公園管理員,搞到公園亂七八糟,地下好多垃圾,廁所又臭又污糟,對遊人的態度又惡,未夠鐘關門已經趕人走,不走便破口大罵,十足十壞蛋。當年的元朝政府大概就是如此,所以人民好不滿。

我跟小兒說,如果公園管理員做得不好,我們可以炒他魷魚,然後,我費了一番唇舌解釋何謂「炒魷魚」。那政府做得不好呢?我問小兒。他說:「炒左佢囉!」我笑了,沒有這麼簡單呀。政府跟公園管理員的職責類似,但政府有警察,他們原本是維持治安捉壞人,但元朝的警察卻專門對付那些批評政府的人,如果有人講政府壞話,被警察偷聽到(日前剛剛教了小兒「偷」這個字,正好活學活用),他就會被拉去坐監。

人民對這個有正經事不做專做壞事的壞蛋政府忍無可忍,想把他們趕走,但又怕被警察知道,怎麼辦呢?於是,一個叫朱元璋的人在中秋節造了很多月餅派街坊,內藏一張字條:「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大意)收到這張字條的人都知道是甚麼一回事,於是到了八月十五日,大家集合起來,跟這個朱元璋一起反抗,成功把那個壞蛋政府趕走了。從此以後,大家都會在中秋夜吃月餅,紀念這件好人好事(雖然朱元璋也不是一個好人,這也是後話了)。

最後,我跟小兒說,趕走一個政府,過程中必有死傷,如果每次遇到不好的政府,都要用武力把他們趕走,不是一個好方法。所以,我們後來想出了一個文明的做法,「不過現在夜已深,明晚我再跟你說這個方法是甚麼吧!」然後我把關燈上,和小兒一起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