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的那篤屎


DSC_0150.JPG

人老了,腦袋變得奇怪,重要的事情記不起,但很多瑣碎事偏偏記得一清二礎,日積月累,也相當可觀。雖然這些事無頭無腦又古靈精怪,卻經得起時間的考驗,黑格爾講過:「存在自有其因由。」趁腦袋尚未完全退化,將之記下,他日重讀,或許會另有一番體會。

今日先來一則。應該是廿年前吧。

當年我還在讀夜校,有一晚臨近放學,我不知食錯甚麼,突然便意大作。原本學校有廁所,也算衛生,我卻想返到粉嶺的家才解決,遙遙萬里,屎到渠成。我忘記了我是不是曾經有過這樣的潔癖,但現在肯定不會這麼傻。

且說便意如妊娠的陣痛,間歇傳來。每當便意稍息,我便覺得人生仍有希望。放學後,我由石硤尾行去九龍塘搭火車,途經桃源街公園,內有乾淨的廁所,但我還是堅持忍到返粉嶺。這是最後的機會,其時又一城尚未落成,錯過了,我更加不會去九龍塘火車站內那個冤崩爛臭的公廁。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便意的頻率愈來愈密,身體開始不自主震抖。過了火炭,我知道,我要爆了,下一個站是大學,必須落車,否則要等到大埔,我肯定捱不過那漫長的吐露港。

當年大學站的廁所不在大堂,而在往羅湖方向的月台近車頭的位置(搬遷後,遺址猶在,見上圖)。還好,路途更短。好不容易忍到埋站,車門打開,我一枝箭衝向廁所,事隔多年,我仍清楚記得是蹲廁……。

事後洗手,我望向鏡子,面青口唇白,額角還流著一滴冷汗。剛才的崩堤,差點連心肝脾肺腎也給拉出來了。如果發生在車廂裡,真的不堪設想。正當我準備離開,有個男人突然衝入來,跟我四目相投,只是瞬間的對望,我便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只見他入了廁格,在連串的爆石聲後,伴隨一聲深呼吸的長嘆……Brother,I know that feel!

DSC_0149.JPG

走出月台,夜已深,所在位置沒有上蓋,火車班次不及現在般頻密,車頭位置還沒有開闢通往中大校巴站的出口,而車站對出的grant hyatt,當年仍是一塊荒地,觸目所及,陰森淒冷,我坐在椅上,凝望對面月台旁的「喃嘸阿彌陀佛」石碑,據聞那裡曾經死過人(傳說中的辮子姑娘?),非常猛鬼。但我不怕,只想到這些年讀夜校的孤獨辛酸,還有不成功便成仁的壓力,令我多少次穿梭地獄又重回人間。而剛才的崩堤,彷彿是一個宣泄,不止肉體上,還在精神上。這種感覺很奇妙,只能意會,難以言傳。或許是這個原因,小弟自出娘胎疴過無數篤屎,也只有這一篤,還有那位在廁所內萍水相逢的Ching,我一直記到今天,歷歷在目,彷如昨日。

後記:

事雖小,也很無聊,卻是回憶拼圖不可或缺的一塊。如果大家有興趣,我會分享更多,如果大家無興趣,我還是會繼續分享。畢竟坊間絕大部份的回憶錄,也是自high,無人會看的。

One Reply to “那些年的那篤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