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50公里縱橫遊


img-20181218-wa0005  img-20181218-wa0004

早前,美國史丹福大學有研究發現,香港人每日平均步行6880步,冠絕全球。6880步是甚麼概念?以距離計,大概6公里左右。「個個都行,唔通個個都想行?」相信不少人是迫於無奈,例如怕塞車,寧願行多兩步、又或工作有需要,如郵差、送貨等,不「行」不「行」。但當中也有一小撮人不以行路為苦,反而樂在其中。他們一行就是一整天,或通宵達旦,通常是由香港的一邊行去另一邊,路程動輙4、50公里,跟一個全馬差不多,甚至更多。世上竟會有這樣的怪人?當然有,小弟正是其中之一!

名不正則言不順,我給這個看似無聊的活動起了一個型格的代號:青山走犯大行動(下稱「走犯」)。前後行過四次,試過由尖沙咀行去羅湖及落馬洲,以及屯門碼頭行去沙頭角,東西南北貫穿九龍新界。很多人(包括某報刊的記者)問我,為何對走犯樂此不疲?我承認,最初促使我踏出第一步的,也許只是貪玩、純粹呃like。但過程中的體會,令我意識到事情其實並非我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這些7、80後有一個通病,就是朋友圈愈來愈窄。昔日的老友只能facebook見(對了,只有老鬼才會玩facebook),相約聚舊難過登天,一如那句「得閒飲茶」,永遠沒有下文。或許大家都忙,而飯局千篇一律,教人提不起勁,如何是好?我想出了一個瘋狂主意:不坐車,單靠一雙腳,KO整條東鐵線!男女不拘,二人成團。原本也打定輸數,沒料到竟然吸引了三位朋友報名參加,其中一位為了行畢全程,更不惜更改和家人做冬的時間,誠意十足!當日總共行了15小時,慶幸無人中途退出,齊腳到終點。因為打響頭炮,之後幾次參加的朋友都比第一次多,有舊雨也有新知。諷刺的是,平時想約他們食餐飯都難,但因為走犯,竟然可以朝夕相對,早午晚餐連宵夜全部食齊,也真的奇哉怪也!

另一方面,走犯也可以發掘香港鮮為人知的一面。不論你家住香港九龍或新界,總有一些地方你非但沒有去過,甚至連想也沒有想過──香港竟然還有這樣的隱世秘景?是的,幾次走犯的終點都是新界的邊境,例如羅湖,大家返大陸探親總會經過吧?但有多少人知道,羅湖站旁有一座山名大石磨,山頂有廢棄的英軍宿舍、直升機坪及瞭望台,雖則人去留空多年,建築仍大致保存良好,走進其中,歷史彷彿凝住在97前。在瞭望台往外望,中港邊界一目了然。誰能想到昔日一窮二白的地方,今日面目全非,繁華得令人咋舌!

而跟羅湖為鄰的馬草壟,是第一次走犯的終點。當晚,我們在古洞的錦益茶樓用膳,品嘗地道的鄉村風味,然後快步前往,到達時經已夜深。我們一行人站在小山崗上,遠眺對岸高廈連綿,華燈熣燦,反觀港界的荒野山村,寂靜無聲,形成強烈對比。一河之隔,竟呈現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普天之下,恐怕再難找到如此奇景。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而隨著新界東北發展,中港融合勢在必行,邊境的這一片靜土,還能保得住嗎?

再說最近一次走犯,貫穿新界西北,最直接的方法是全走青山公路及沙頭角公路,但考慮到多車大塵,遂改以迂迴路線,先經錦繡河入新田軍營,轉入新田村路往落馬洲,再沿邊境路去羅湖,上華山落坪輋最後直奔終點,遊走於青山綠水,飽覽漁塘美景。在華山山上,更可參觀清朝的求雨碑及港英年代的義勇軍徽,可惜山路行到一半,天已全黑,後者緣慳一面。原本還想帶朋友參觀碩果僅存的沙頭角支線孔嶺站遺址,但時間關係,也作罷了。

下年還會走犯嗎?希望會吧,一來我覺得借走犯Re-U是一個好主意;二來,發展的巨輪停不了,有些地方今日不看,他日就不復見。路線方面,我已經想好:由屯門碼頭往西貢碼頭,途經城門水塘、金山郊野公園及馬鞍山的昂平,很過癮吧?不用羡慕,朋友,你也可以的,一如當初我也是受網上的行路團啟發,才會有走犯這個活動。正所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青山,只要有心有力,打開google map,你想往那裡去都可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let’s go!

原文刊於《Health Bloom》Issue 1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