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提琴第八課

今日另一個也是在ebay(他用中國ebay)bid琴的同學找老師調音,老師讚他的琴二千元算不錯了,是琴碼需要更換,角度不太對。之前我有試拉過這位同學的琴,感覺較我的響亮多了。自從學會tune琴後,不必再假手於人,但看到他們在試還是禁不住想知道自己的琴和他的有多大差別。結果,鄭老師一連拉了幾首歌,說我的也不錯,還說拉完我們兩個古琴不想拿起這裏的教師用琴。我的琴在他手上果然不一樣,聲音很清脆甜美,雖然還是覺得不夠同學的國內某某編號簽名琴響,但我還是喜歡自己的老翻斯氏琴。到下課那同學先走了,老師還特地跟我說,我的琴連第一線(即e-string)的聲音也十分明亮,千多元是掋買了,一頓飯也不止這價錢。(真豪,除參加好友婚宴外,我好像還未試過一個人吃一頓過千的飯。:p)

證明不買那些又醜又聲差的普及琴是明智選擇,器利雖不等同事善,但感覺良好,加油。又,上一堂只是練習而沒有教新指法或曲目,反正我有練習,進度沒有差。今堂開始拉最後一弦,e-string,基本上我一向都是四條弦一起拉,所以亦沒有太大難度。但我發覺即使可在應援團華麗版拿S rank,也不等於看譜就拉得對節奏。對現在的我來說,始終是聽老師拉一遍,然後暗記起來,再看譜輔助較方便。況且,即使老師不是大師級演奏家,水平對我們來說仍是超班,每堂看他表演仍是值得付費入場的。

又,廉價的琴弓用的應該不是馬毛,不能吸附太多松香,我的弓拉了一個月不夠已變調,重新上了松香後總算回復狀態了。不過,即使幾間規模細的琴行都說弓毛不能換,或換比買新的更貴,我還是越來越想替那把made in japan的紅木舊弓換毛,誰知道那會不會是巴西Pernambuco,不過還是懶,有mood才拿去artist channel問問。

聽歌時間,野田妹和峰的貝多芬第五小提琴與鋼琴奏鳴曲第一樂章的春天我們聽過了,又聽聽David Oistrakh的版本,這是否俄國的熱情呢?

「chur埋一舊」的Emil Altschuler。

Anne – Sophie Mutter這個春天怎麼這樣濕,有點憂鬱。

正打算找另一個version compare一下,但薯要推介Roby Lakatos 的這首Csárdás。

小提琴第六課

進入G-string,由first position的低音so一直到高音me,可以拉歌仔了。學了幾首歌,對五線譜總算有點reflex arc了,現在由中音C到高音G大慨不用逐格數也知道是按哪條線哪隻手指。沒有買及或練琴的同學不斷說太快太快,但其實像我每天玩十分八分鐘已覺得太慢。

又,雖然我的揉音還是遙遙無期,但應該會試試考級,反正薯說一年一級的話,都只係10年10級,我有的是時間,有點目標較好。

聽歌時間,Justyna Jara的Pablo Sarasate’s Carmen Fantasy,熟悉的旋律,優美之餘還可以眩技巧,以我的標準來說,世上好的小提琴手多的是。

又,發現International music score library,樂譜存量豐富,good。

小提琴第五課

還未知上什麼,近來都是求求其其的練琴,每日不到十分鐘,慘。總覺得五線譜的豆豉很難看,很難記。學saxophone的同事叫我於樂譜記下每個音每個手指位便行。但我怕如此一來我會到最後也看不慣五線譜。唯有當練打字吧,除了多練沒其他辦法。又於youtube聽歌,這個Anne Akiko Meyers拉的Mendelssohn─ violin concerto in E minor, Op. 64 非常優美而有感情呢。

相比之下我覺得Sarah Chang這個演譯有點「吵」,是錄音關係還是年齡關係呢?不得而知了。

而Janine Jansen這個就有點「弱雞」,不太feel到火花。

純粹門外漢意見,問問薯先,有空再多找幾個版本聽聽。

補:上完堂了,今日一連教了幾首簡單歌曲。本以為自己拉得很差,原來低處未算低,很多同學的音準比我差更多。當然,即使我自覺我的relative pitch還算可以,還是不應該得意忘形。很八卦的叫老師教了少少揉音(vibrato)手法,上網找找看,分手臂、手腕和手指揉音。方法簡單非常,不外是固定適當關節,左手向外來回的揉,但練起來卻是極困難。急亦沒用,多看多聽多練吧。

這個好像不錯:

又,玩了半晚,似乎搞清楚了動作,但速度比烏龜還慢,幾時才可成真正的揉音。(._.;)

寫於08年2月27日晚:
聽過Heifetz 1959年with 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的版本(BMG 09026-61743-2),很快。再聽過3個youtube版本,自己的評論真的很弊,3個都很好,Sarah Chang的技巧似乎是最好,當然和Heifetz仍有一段距離。(很努力想找一粒「卒」聲都找不到,哈,我真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