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基督教的反思﹝二﹞

上回談過盲信,今回轉談盲反。

以偏概全
盲反者最喜歡以偏概全,拿個別教徒的性醜聞大造文章,明示或暗示所有教徒都是淫棍。更有甚者無限上綱,說教會﹝泛指基督教及天主教,下同﹞等同邪教,內裡極盡荒淫,可謂無所不用其極。盲反者中,以此類最為惡劣。

話說回來,教會也要負上責任,特別善後手法,不時予人護短之嫌,例如說神父也是人,也會犯錯之類,再以此為求情理由,爭取減刑。好明顯,這樣做只會弄巧反拙,令外人對教會更加反感。我一向主張大義滅親,教會應該主動舉報,而且絕不求情,法官要怎樣判就怎樣判,以顯大公無私。

以偏概全的例子還有很多,但篇幅所限,不贅。

認賊作父
記得早前的中大學生報風波,有好事之徒借題發揮,以人海戰術投訴《聖經》,希望影視處將之列為二級不雅。他們不知道,此例一開,其他宗教典藉及文學著作將難以幸免,同樣要接受「淫審」。結果不是更多「雙重標準」,就是大量「文字獄」,兩者都不是我們樂意見到的。

我無意替淫審處及廣管局辯護,他們的確有錯,錯在胡亂干預。但最錯的,是有人公然要求社會將錯就錯,只為滿足自己的「反基情意結」,此等認賊作父的行為,實在令人不齒!

挖苦嘲弄
尊重別人的宗教是普世共識,但盲反者似乎不太同意。他們認為《聖經》一派胡言,教徒反智無腦,根本不值得別人尊重。有正義感及良心的人,應該予以口誅筆伐,絕對不可手下留情。尊重此等宗教,等於助紂為虐,實非君子所為。

可憐他們連何謂尊重也搞不清楚。要知道,尊重別人,不等於不可批評,只要有道理,再嚴厲的批評,也無所尊重不尊重。例如有人天生愚笨,我們可以直指其蠢,這是客觀評價。但如果說他蠢過隻豬,則有欠尊重,屬人身攻擊。

同樣道理,《聖經》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教徒也有很多反智的行為,直斥其非,實無不妥。但批評之餘,也要保持君子風度,不應加鹽加醋,甚或挖苦嘲弄,以逞口舌之快。

舉一個真實的例子。早前在網上見到一盲反者把《聖經》說成月經,原因是他覺得《聖經》的內容血淋淋,與月經相似,剛巧兩者都是「經」,遂有此稱謂。其後他變本加厲,稱《詩篇》為屎片,以為好「幽默」,真是無賴嘴臉,躍然紙上!我看不過眼,與他理論,但他死不認錯,更反指我無理取鬧,簡直豈有此理!

據《舊約》的記載,上帝是否濫殺無辜,其中的描述是又否血淋淋,這些問題可以討論。但用月經來比喻《聖經》,不但品味低俗,也無益於討論,不值得鼓勵。

強盜邏輯
盲信徒不懂邏輯,盲反者則喜用強盜邏輯,說上帝好大方,不介意世人拿他老人家來開玩笑,教徒毋須勞氣云云。

問題是,開玩笑有程度之分,也有善意及惡意之別,像月經屎片之類,實屬惡劣低俗的玩笑,莫說教徒,就是一般人也很難接受,可怒他們還借上帝過橋,暗串教徒氣量狹窄,容不下別人的玩笑,這不是強盜邏輯是甚麼?

打比個喻。有人小你老母,還說你老母好大方,不介意被人小,所以你毋須大驚小怪。你聽到這個解釋,會否覺得好有道理而不再追究,還是怒不可遏,把他痛毆一頓?

尊重別人,等於尊重自己。反教者經常說教徒不懂得尊重別的宗教,這是對的。遇到這些教徒,可以選擇視而不見,也可以選擇嚴加指責,卻不應該以牙還牙,隨便拿《聖經》來開玩笑。如果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大家還不是一個樣?何苦呢?

信教要理性,反教也要理性,希望各位朋友好自為之。

後記
這篇文章寫在星期六早上,只用了兩個多小時,以我的標準屬極速。貼出後沒有proofread,過了一日再看,發覺文句多沙石,作了幾次大改,並補加一段,才感滿意。看來,我真的沒有潛質做快槍手呢。

對基督教的反思﹝一﹞

在人家的網誌留言,談我對基督教的看法,原本打算長話短說,殊不知一起筆就欲罷不能,寫了近千字,想到肥水不流別人田,何不將留言貼在薯淘同雞內,公諸同好?於是稍加潤飾,補加數段,遂成此文,速度之快,如行雷閃電,十分過癮。

事先聲明,我是一名教徒,以下純為個人意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1. 創造與進化之爭
相信上帝創造萬物,不一定要兼信創造論,也不一定要否定進化論。是前者還是後者,根本不值得教徒與非教徒糾纏不清。原因很簡單,創造也好,進化也好,只是手段;手段不重要,最重要是目的。上帝﹝假設上帝存在﹞要創造萬物﹝假設是上帝創造﹞,為甚麼不可以透過「進化」此一手段去達成?

我知道有些教徒不喜歡進化論,除了與《聖經》所言不符外,亦接受不了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竟然是「從猩猩進化而來」這個事實。他們的想法可以理解,畢竟人禽有別,認猩猩做阿爺實在有失身份,也是對上帝的大不敬。問題是,如果進化是不光彩,那麼用泥做人也不見得很高貴,因為「賤過地底泥」,兩者根本無分別,何必執著呢?

我相信進化論,認為比較科學,但對於那些以為仗著進化論就可以否定上帝﹝或上帝創造萬物﹞的人,既不苟同,也覺得他們的想法太狹隘,少了點衛斯理式的想像力。

2. 字字真確無誤
我信《聖經》,但反對字面理解,信其合理的地方就夠了,不合理的,存而不論就算,無必要勉強將之合理化,免得弄巧反拙,惹人反感。例如創世紀說上帝6日造萬物,有教徒堅持是24小時 x 6,即144小時,如此一來,地球只有幾千年歷史,而不是科學家所說的46億年,你說反智不反智?幸好,這些盲信徒只屬少數,很多教徒早已接受6日創世只是比喻,代表6個時期,甚至只是一個概述,象徵一切從上帝而來。

再說,據舊約的描述,耶和華殺過很多人,當中不少是無辜的,但為何仍趕盡殺絕呢?另一方面,約拿不是曾經埋怨神沒有履行承諾,滅絕尼尼微城嗎?上帝怎樣回應?祂說:「約拿呀,尼尼微城有很多連左右都不能分辨的嬰孩,怎能如此狠心呢?」

基督教信仰的核心是大愛。基督徒首要愛人如己,因為神先愛我們。不要花時間為舊約的濫殺事蹟強辯,人家不會信你的,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只會幫倒忙。如果有人質問我,我會說:不知道,但願不是真的。

3. 是不可能還是雕蟲小技
耶穌行過很多神蹟,包括五餅二魚、水上行走等,有人覺得很荒謬、不科學,但我就不覺得有甚麼不妥。不要誤會,我不是堅信五餅二魚、水上行走等神蹟「曾經發生過」,可能發生過,也可能從未發生過,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相信我信的神「有能力」幹這些事,如果連這些事都幹不了,不如信影印機,起碼可以將印有五餅二魚的A4紙大量複製,對不對?

除非你一口咬定耶穌是凡人,不然的話,在人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只要不違反邏輯便行了。當然,不要奢望上帝可以造一塊祂舉不起的石頭,因為這是違反邏輯的。所謂「凡事都能」,只為行文方便,切忌咬文嚼字。

4. 拜偶像
基督教強調一神論,十戒要我們不要拜偶像,這是教徒共識。有人認為我們霸道排他,真係無理取鬧。要知道,香港地有宗教自由,我信一神,你信多神,河水不犯井水,有甚麼問題,難道信耶穌之餘,要信埋你個如來佛祖才算不霸道、不排他?

話說回來,所謂「別的神都是偶像」之說,最好只在教會內說,不要對其他人,特別是有別的信仰的人說,這是最基本、最起碼的禮貎。要知道,誰是偶像, 誰是迷信,根本不能透過客觀的方法驗證,動輒說人家是迷信、拜偶像,只會令人反感。試想,如果人家反駁說:「我信的神不知幾真,仲真過你個耶穌。」我們可以如何回應?除非上帝顯靈,否則只會是雞同鴨講,各自表述,誰也說服不了誰。

5. 代上帝發言
我十分反對教徒經常代上帝發言。例如某些人無機會接受福音,那麼死後能否上天堂,有教徒會說:不信就落地獄,不論他有無機會信。我的答案則是:不知道,留給上帝﹝假設上帝存在﹞決定。

結語
信耶穌不一定要排斥科學,同樣道理,科學昌明也不代表宗教再無價值。只要信得理性,宗教可以能科學之所不能。它可以給你永恆的盼望,助你克服死亡的恐懼;也可以讓你心靈得安慰,在困苦時重新站起來。宗教就是這樣奇妙的。

神父特別「邪惡」嗎?

於網上經常看到某些反基督教或反天主教的留言。無論怎樣嚴格來說我仍然是一個無神論者,面對聖經裏種種含糊不清的條文,無打算深究。問題是,即使某些人與自己信仰不同,是否一切對他們的指控均合理呢?

有人指出1950年至2002年於美國,總共有4392個天主教神父被控與性犯罪有關。注意這網站只提供客觀數據,並不包含貶低天主教信仰成份。這裏指出該數字佔總神父的4%。天主教教徒約佔美國總人口﹝約3億﹞的四份之一,看這裏粗略的調查。而按美國政府的databank顯示,70年代每二千人入面有5個人企圖或成功犯強姦罪,並一直下降至2004年每二千人便有一個。

計計簡單數學可得出以下結論:

於1973至2002年中,每年平均﹝非常粗略地﹞千份之二個美國人﹝次﹞犯案,即30年內佔人口約6%。而天主教神父犯案則按前段所指約佔4%。

由於數字非常粗略地計,所以我沒有在此打算稱讚一下神父較一般人道德高尚。但無論如何看起來,也不能用4392這個數字去印證神父如何較一般人邪惡吧。可能有人會說教會掩飾了很多事實真相,但是也不見得民間的犯罪就沒有被遮掩的可能。所以我會說,當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信仰或教義令人變得更邪惡時,就不要隨便的說某教是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