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野,別了。

Guet野年半前走的那天,淘說,Ling野望住隔離的空籠,若有所思。她到底想甚麼,無人知道,但我們總會把自己的…

Guet野,對不起

Guet野,昨晚你不辭而別,我還來不及見你最後一面,回想你過去一年所吃的苦,內心有無盡歉疚,可惜太遲了,你已經…

未知死焉知生

我想牠有可能中暑,回家摸身上還暖,但臉有點涼。 不夠六歲,正值壯年。 是夜,我們把牠土葬於家附近的樹旁。 G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