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薪嘗膽 · 政治 · 時事評論 · 歷史

大中華膠的前世今生

一場反送中,令香港人跟大陸徹底反面,也在國際上樹立了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鮮明形象。但五年前的佔中,港人仍對共產黨抱有一絲希望,幻想只要貫徹執行基本法,一國兩制仍是香港未來的最佳保障。若再回首零八年,則更沒有黃藍之分,大家都是大中華膠,同為四川大地震流淚,也為國奧健兒齊喝采!

不少人曾為文解釋為何我們「不再是」是大中華膠,可以理解,畢竟這些年發生過的那些事,大家是有目共睹,但凡有理智有良知,不可能不打倒昨日的我。那當初為何還會上當?那就不容易理解了。明明共產黨有七十年track record給人看,何苦我們還要「派膠」?或許,我們都有過以下的迷思:

1. 贖罪心態
港英年代,是共產黨最邪惡的時期,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通通慘無人道。一河之隔的香港,托事頭婆的鴻福,倖免於難,但內心總有愧疚,覺得同胞受苦,我們則大富大貴,有點像發國難財,吃人血饅頭,久而久之,便養成大中華膠的情意結,血濃於水,希望祖國強大,對同胞的接濟,對新移民的接納,也克盡綿力,做到幾多得多。其後改革開放,大陸經濟重回正軌,套用共產黨的話,不知多少億人脫貧了,我們便由衷替他們高興,卻埋下日後種種誤判的禍根。

2. 黨國一體

年少無知,我們都很天真,以為中共不等於中國,共產黨再可惡,愛國也是應份。但後來發現,全世界就只有我們這些大中華膠會拘泥黨國二分,反正共產黨不會分,中國人不懂分,外國人又懶得分,我們又何須枉作小人?

要知道,共產黨是黨國一體、黨政合一、黨指揮槍,各級領導之上還有黨委書記,真真正正是黨領導一切。正如那支五星紅旗,最大那顆星是共產黨,餘下四星分別代表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及民族資產階級。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說穿了,就是中共國。只有傻仔才會說:「愛國不等於愛黨。」好遺憾,想當年我們都是超級大傻仔。

反觀美國,人家的總統既是行政長官,也是三軍統帥,但軍權(國民警衛隊除外)是屬於總統一職,而非屬於個別政黨,總統又是人民選出來,最多連任一屆,確保政黨輪替,這跟「聽黨指揮,能打勝仗」的中共國,是兩碼子的事。

3. 中共國和中國人

「最衰都是政府,人民是無辜的。」這句話大家不會陌生吧?舉個例,戰爭是日本政府發動的,他們固然該死,那日本人呢?他們是否無辜?美國向日本投擲原子彈,無差別殺人,是否戰爭罪行?這要從歷史中找答案。自明治維新起,便有所謂「軍資獻納」,即賦稅以外的自願捐款,協助政府擴充軍備,社會各界熱烈響應,例如大正初年靠表演魔術致富的日本奇女子松旭齋天勝,死後便向陸海軍分別捐資二萬日圓,相當於今日的一億日圓,如果她是原爆受害者,你會說她是無辜嗎?再說,擴張帶來的繁榮,由全民共享,那麼爭戰帶來的苦果,難道不應該由全民承擔?這就是共業了。

同樣道理,共匪竊國後,迫害異己,殺人如麻,摧殘文化,無以復加,禍害之深遠,尤勝日本侵華。但中國人不但不反抗,還甘之如飴,也可能是明哲保身,不重要,總之沒有順民,就沒有暴政,兩者難分彼此,因為互為因果──是中國人的愚忠,創造了共產黨這頭惡魔,而後者的愚民政策,又反過來延續了前者,形成惡性循環。

在中共國內,愛國等於愛黨,但對於「港澳台同胞」以至海外華人,中共不需要他們愛黨,只需要「愛國」便夠了,因為黨國一體,只要你「愛國」,潛移默化,你便會慢慢認同「沒有共產黨便沒有新中國」。所以中共經常對外吹噓改革開放的「輝煌成就」,這是最高明的統戰伎倆,能洗人腦於無形,若你與有榮焉,便中計了。

但凡極權政府,都愛借體育競技宣揚國威,遠至納粹德國,近至蘇共、中共,皆是一丘之貉。君不見中國運動員在國際比賽奪冠後,例必感謝黨?因為人在屋簷下,不能不低頭。但網球好手李娜不吃這一套,在贏得法網公開賽後,她逐一感謝贊助商、丈夫及其團隊,連球童都有份,偏偏不提共產黨,成為一時熱話。慶幸醒覺的人不止李娜一個,當年京奧全城撐,去到2012倫敦奧運,港人的熱情已經冷卻下來,而上屆的里約奧運,港人更首次掉轉槍頭……證明我們已經看穿了共產黨的把戲,甚麼「中國人的驕傲」,只是維穩的伎倆罷了。

不要把「感謝黨」跟(比方說)「大美國主義」相題並論,人家是單純的愛國主義,以國家為單位,而非指向共和民主兩黨,而中國的「感謝黨」,卻是宣揚赤裸裸的忠君愛黨!

4. 新移民今昔

承接上一點。香港是移民城市,除了原居民,我們的上一代大部份都是國內的新移民。以前我們對新移民雖有歧視,大體上還是接受的,除了所謂的血濃於水外,主要是新移民積極融入本地社會,自食其力,講廣東話(那怕是半鹹淡),做香港人。但千禧年後,強國崛起,新移民便開始變質。他們不學廣東話,不尊重本地文化,反而把大陸的陋習帶來香港,喧嘩、打尖、亂拋垃圾,部份更騙取福利,蠶食香港資源,結果引發持續多年的中港矛盾,令社會嚴重撕裂。

新移民若能入鄉隨俗,不論貧富,不分種族,都值得我們以包容、接納的態度待之。即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大中華膠的由來,便是基於對上一代新移民的良好印象。殊不知天會黑,人會變。中國人富貴了,便反客為主,把香港當成自己的主場。更要命的是,他們在國內被中共洗腦多年,思想閉塞,只追求物慾,對民主、自由這些不能當飯吃的普世價值不屑一顧。原本在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下,他們的存在也無傷大雅,但中共的魔爪愈伸愈過,滲透無處不在,加上港府暗中配合,借新移民過橋,推行換血計劃,令香港變得愈來愈大陸化。

5. 中港溶合

先分享兩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記得大約十二、三年前,無線有個節目說大陸藥房多假貨,故大陸人喜歡來港買藥。我當下的感覺是既光榮又歡迎,希望他們多來港購物。當年還未有一簽多行,上水元朗等地還未淪陷,一時的優越感蒙蔽了理智,現在回想,悔恨當初。

第二件事發生在2009年,當時我在am730寫專欄,其中一篇評中央送大禮,我認為無問題,更指反對者是為反而反,不懂把握中港融合帶來的機遇。這篇文成為我寫作生涯空前絕後的污點!

我自問客觀理性,論反共,也是當仁不讓,何解會有此誤判?事後估計,是我對自由市場的信任大於對極權的戒心,而這也是一般人的盲點,以為經濟開放會帶來政治改革。這是有歷史為證的,但中共卻打破了歷史慣例,因為大陸有十幾億人口,市場潛力極大,而中共又實行官僚資本主義,以國企控制多個核心領域,大賺特賺,令中共成為歷史上唯一一個同時兼備極富與極權的國家,就連全盛期的蘇共亦望塵莫及!

中共其中一項殺手鐧,是用自由行攻陷各國,養大當地商家胃口,使其自願依附中國,成為利益共同體。香港的情況就是這樣,自從03年開放自由行,09推出一簽多行,從此藥房金舖遍地開花,小小一個香港,每年接待四、五千萬大陸自由行,商家個個賺到笑呵呵。共產黨兵不血刃,甚至不用自己出錢,就能把整個商界收編,你說厲害不厲害?

馬後炮永遠準確,但自由行剛推出時,有誰想過會落得今日的下場?一無先例可循,二是沙士剛過,百業蕭條,香港已經「回歸」了(現在應正名為「主權移交」),外國遊客可以自由來港觀光,為何一國之內的同胞就不行呢?開放自由行,猶如打開潘多拉之盒,當你吃不消,想關上已經太遲了。

台灣是另一個絕佳例子,開放陸客觀光,原本是正常不過的商業活動及民間交流,有誰想到陸客一旦成為台灣旅遊業支柱後,中共會以此為手段,迫台灣就範──你聽話就放陸客來,你曳曳就cut,把你陰乾。陸客當然會說政治歸政治,他們只想來血拼。但正正因為陸客人數眾多,共產黨得以借其之手,以收統戰台灣之效,此即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去年的「NBA事件,亦證明了中共如何透過商業滲透達致政治目的,表面上是尋常的商業贊助,一如自由行來港消費,是正常買賣,怎會想到背後原來有不可告人的陰謀。無辦法,在中共眼中,「就算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政治衍涉其中。這是正常人難以理解的。

總結

包容等於縱容,是大中華膠之過;沉默便是幫兇,指中國人助紂為虐。一句血濃於水,令我們蒙蔽雙眼,看不清黨國一體的客觀事實,也分不清順民與暴政的互為因果。而幾十年來的優越感以及發大財的勢利心態,更令我們重覆當年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的慘痛教訓。試問苦海無邊,回頭非岸,來者可追乎?

當年今日 · 臥薪嘗膽 · 雜記 · 時事評論 · 歷史 · 每年今日

我的六四回憶

64

三十年前,我還是小三(不是強國的小三),在又一村小學讀書,這間學校現已變成幼稚園。印象中,六四前後,學校曾舉辦過一些甚麼活動,是事前的分享會還是事後的追悼會,我已記不清,但我清楚記得,鎮壓過後,天安門一帶逐漸回復正常,我看在心裡,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悵然若失,是高潮過後無戲看的失落,還是惋惜民主運動之功敗垂成?不敢說,畢竟年紀尚輕,豈有如此慧根?

六四給我的回憶,就是這種感覺。事後回顧,六四之後,先是蘇東波,繼而蘇聯解體,整個邪惡軸心土崩瓦解,唯獨老共,依然老而不死。六四不鎮壓,中國會亂嗎?可能,你看東歐就知了,但再怎麼亂,三十年過後,也應該重回正軌吧?可惜歷史無如果,六四之悲劇,令中國從此走上了一條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歪路。

社會拜金,人心自必扭曲。老子有錢無教養,我來消費,便是大爺,我不消費,你便完蛋。推而廣之,人權就是溫飽權,有錢有飯開,人權便有「保障」。老共開口閉口說改革開放「成功」令多少億人脫貧,成就非凡。但為甚麼以前有那麼多窮人?老共知道,但老共不說。

老共崇尚無神論,與天鬥其樂無窮,人民不信教,沒有人在做天在看的顧忌,又長期受老共洗腦,鬥爭意識深入骨髓,加上禁欲多年,來日無多,故只爭朝夕,偷呃拐騙,無所不用其極,一句到尾,無底線之禍也。

猶有甚者,中國日益「富強」,外人為求生存,也要仰其鼻息,投共者,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自不待言。而西方文明世界,也為了賺人仔,不惜自甘墮落,如以「Don’t be evil」自居的Google,據聞為了打入中國市場,竟開發審查版的search engine!毛時代的中國雖更邪惡,卻無今日雜種荼毒世界之本事。如此觀之,中國現在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實在很難一概而論。

悲哉,身為炎黃子孫、上帝子民,卻要屆服於老共淫威,對其摧毀中國文化、燒教堂拆十字架,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人生無所求,只願活得比你久,親眼見證公義彰顯,民主萬歲,自由永存!

 

臥薪嘗膽 · 雜記 · Plan B · 教育 · 時事評論 · 歷史

給小兒上的第三堂國民教育課:給成年人補課

今堂是第三堂的延續,故稱補課。

上回講到國慶,中國本無國慶(一如國旗、國歌),國慶是由西方傳入,而西方的國慶是紀念國家大事,例如以色列的復國、美國的建國,還有法國的大革命。按此定義,中國的國慶應該是何年何月?又是慶祝甚麼?

今天是雙十國慶,大家都知是甚麼一回事。昔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調景嶺早已面目全非,而粉嶺聯和墟以往年年都掛大紅花牌慶祝雙十節,今年也取消了,似乎香港也像昔日的調景嶺,慢慢變樣。

撇除政治不論,雙十是慶祝甚麼?要知道,那是紀念武昌起義,而武昌起義是辛亥革命的開端,最後成功推翻滿清,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並為千年帝制劃上句號。

朋友,你認為上述一連串的事件重要嗎?推翻滿清或許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恢復中華卻是天大的大事,因為滿清是外族,是韃虜,故有所謂驅除之說,套用現在的話,叫「驅蝗」。明亡於清,等於亡國,只是國民仍可在本國居住,中國文化亦大致得到繼承,故國民自欺欺人,不以亡國奴自居,甚至把滿州人(甚或昔日的蒙古人)視為自己人。反觀以色列,自從亡於巴比倫後,國土被佔,國民流離失所,部份被擄至巴比倫為奴,部份逃至別國隱居,如是者二千年,至1948年才復國。

中國的情況雖有別於以色列,但被外族統治是鐵一般的事實,亡國之說是有根有據的。故雙十的意義,在於復國,即恢復中華也。

而結束千年帝制,意義堪比法國大革命。當然,中國至今仍無民主,但那是共匪的錯,台灣一早已經有了。不要忘記,波旁王朝滅亡後,法國也經歷了漫長的恐佈時期,無數異己被革命英雄羅伯斯庇爾送上斷頭台,最後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他自己也命喪斷頭台。後來法國先後出現了拿破崙稱帝、波旁王朝復辟、拿破崙復辟、七月王朝、第二共和、拿破崙三世稱帝、第三共和、維希政權、第四共和,直至第五共和建立後,法國政局才穩定下來。

可見帝制覆滅,往往是一夕之間,但走向共和,卻是既漫長又荊棘滿途。若非共匪竊國,台灣的民主會否在中國開花結果,誰也無法預料。所以,我們不能以中國至今獨裁依舊,而否定雙十的意義。

若要選國慶的日子,雙十是必然之選,不是因為我親台或我仇共,我是客觀而論,對事不對人。我問你,十一國慶的意義在那?那只不過是政權更替。國民黨再腐敗,始終是中國人。民國年代,中國並非處於亡國狀態,又何來共匪的「建國」?「開國大典」又是甚麼鬼東西?難度他日支爆,國慶又要從新計算?為甚麼Donald Trump擊敗了希拉莉、趕走了民主黨,美國不是第N次建國?是因為共匪首次引入社會主義,建立了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所以叫「建國」?若如是,那改革開放後,改行資本主義,中國再沒有「無產階級」(只有低端人口),又是否亡國?

看到嗎?不論你怎樣說,十一國慶也是說不通的,除非你公開承認,黨國一體,朕即國家,愛國等於愛黨,共匪當國,好比帝制復辟。我縱然不屑,也配服你的坦白和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