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蝗就是硬道理?

標題加上問號,表示我不會蠢到認為驅蝗真的不用講道理,問題是,道理要在甚麼場合講,跟甚麼人講,講了又有甚麼用,這才值得討論。

老毛講得好: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有人愛強國人,更多人是恨。背後的理由有無偏頗?當然有!愛恨從來主觀,現在又不是學界辯論比賽,我為甚麼要拿出證據來justify我的感受?我又不是殺人放火!

現在各地排華(華人者,強國人是也)此起彼落,香港應該是全世界最排華的地方,其中尤以上水為最,若論排華指數,上水人認第二,無人有資格認第一。點解?因為上水蝗蟲肆虐,每日成千上萬水貨蝗出出入入,搞到上水污煙瘴氣、遍地垃圾、又屎又尿,加上藥房如癌細胞漫延,迫走小店,推高物價……身處上水,見盡的強國人,十個有十一個係仆街,不驅蝗,還有公理的?

不要以為只是上水的問題,其他區一樣出事。自從開放了自由行,香港再無遊客區和住宅區之分,遠至南區的海怡半島,商場也計劃改建為outlet,為人民幣服務;迪士尼和海洋公園也再無淡旺季之別,星期一至星期七、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都是人山人海。香港只是一粒鼻屎,一年訪港遊客竟達五千萬,單是自由行已佔四千萬,人家日本去年遊客總數才區區二千萬。香港有幾大,日本又有幾大?

強國政府,卑鄙無恥;強國遊客,下流賤格;強國出品,必屬劣品。有無誇張?有無偏頗?當然有(尤其後兩項)!但perception is reality,這確是外界的普遍看法。你可以站在道德高地,說他們是以偏概全,乜乜柒柒,但你可有想過,身為一個上水人,每日面對無止境的蝗禍,如何可以「客觀評價」強國人?當一國兩制名存實亡,赤化就在眼前,身為香港人,又如何可以不帶有色眼鏡看待深圳河以北的人和事?

離地的人,有一個講法:「中國有十三億人,總有好人壞人。」得罪講句,這是bullshit!因為這句話不可能錯,不可能錯,就是廢話。任何地方也有好人壞人,強國有好人,也有壞人;日本有好人,也有壞人。那強國和日本有甚麼分別?

甚麼叫一針見血擲地有聲?看溫家寶當年怎樣說:「多麼小的問題,只要乘以十三億,就是很大的問題。多麼大的經濟總量,只要除以十三億,就會變成很小的數目。」這句話真的洞見非凡,值得世人(尤其強國人自己)反思再三。強國十三億人,有幾多壞人?不知道,但就算只是百分之一,也有過百萬人,足夠亡黨亡國了;四千萬自由行有幾多會亂拋垃圾?也不知道,但就算只有千分之一,也足夠把香港變成垃圾崗了,不信?來上水走一趟,你就會明白了。

為甚麼強國人四處討人厭?就是因為量多質劣。有無例外?不用說,一定有,強國有十三億人,好人好事肯定不會少,可惜我們無緣相見。即使自由行也有正常守規矩,搭車會讓座,識得保持安靜,也不會令我們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做人(尤其遊客)本應如此,是應份的。相反,支那蝗的劣行卻是千奇百怪,世間罕有,完完全全超出正常人的想像。那是非一般的劣行,是充滿強國特色、宇宙唯一的劣行。沒有強國人的地方,你很少有機會見識到,但在有強國人的地方(不限強國境內),那些荒天下之大謬的鬧劇卻無時無刻在上演。現在五大洲七大洋都有強國遊客,但你知道嗎,有護照的強國人,只佔十三億人口的百分之四!如果將來強國有一成人出國旅遊,世界會變成怎麼樣?兩成呢?三成呢?簡直不堪設想!

溫家寶的洞見在那裡?他清楚告訴我們,正正因為「十三億乘數效應」,強國人更應謹言慎行,責任在己身,不要怪人。正如王喜憶述以前做學警時,教官這樣說:「係街外人眼中,你地著住制服,個個一撚樣。識撚你係阿茂定阿壽?佢地睇到有個警察做錯,就會當全部警察都一樣會做錯,呢d就係一個害全家,明唔明點解要全班受罰呀,吊你老母!」

說人以偏概全,只宜在校際辯論比賽上講,在現實世界,尤其蝗蟲肆虐的香港,以偏概全就是硬道理,以偏概全不用講道理。吊你老母就係吊你老母,使擇日子?因為我們是受害者,面對有強權無公理,已經無力反抗,難道連發泄兩句也不行嗎?

那麼,盲目的排華會否演變成極端民族主義?或許,我不想見到,但若真的發生也沒有辦法,因為責任完完全全在加害的一方。只有當強國人明白到「十三億乘數效應」對其他國家人民的災難影響,再以「洪荒之力」痛改前非,改邪歸正,做個好人,否則,外界對強國的「偏見」是不可能消除。

二戰後,日本人的國際形象極低,他們是怎樣改變世人的「偏見」(以戰時的印象評價戰後的日本人,當然是「以偏概全」了)?他們有無說人家不公道?有無說日本有一億人總有好人壞人?有無說東條英機不代表我?沒有,統統沒有!相反,日本人用實際行動,以人類最高標準的行為方式,成功令全世界的人刮目相看。

一句到尾,強國人若想改善形象,應向日本仔學習,努力做好自己,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講完。

與MTR的一席談

前晚同MTR Service Update版主(之一)開會,就將來沙中線,尤其減3卡既問題傾左3粒鐘,感覺對方好有誠意及坦誠,而討論結果係有樂觀亦有悲觀,對方希望部份討論內容不要公開,留待佢地日後寫文再詳細講,以下是可以公開的部份:

(1)
版主表示,港鐵官方有意隱瞞訊息,以免公眾追問,而公開資料中,不少是語言偽術或數字遊戲,這一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

(2)
根據港鐵對外既官方資料,現時東鐵線早繁每小時有20班車,將來減3卡,但同時更新訊號系統,可以增加班次至27班,抵消減車卡既影響。但MTR Service Update表示,呢個講法係錯既,正確黎講,而家已經行緊每小時24班,將來加到32班。

我問點解,版主話,24班車係朝早8-9係九龍塘數出黎,而唔係羅湖及落馬州開出既班次,因為朝早大埔同火炭各有幾班短途車開出,連同羅湖及落馬州既長途車,總共有24班車係朝早8-9經過九龍塘站。

(3)
版主提出好幾樣證據,證明東鐵日後確實可以加足班次,以抵消減車卡既影響,我覺得都有說服力,暫且信住先。

(4)
關於頭等的問題。我問版主,現時頭等佔整列車的12分1,之後是9分1,即頭等對載客量的影響大左,版主答,將來既頭等有兩度門,方便上落之餘,亦可令乘客平均分佈在整個車廂中,而唔係好似而家咁,得一度門,早繁乘客集中企係門口位,塞住個入口,令月台上既人想入都入唔到,而一頭一尾仲有大量空間,即係話,將來既頭等既實際載客量會多過以前既頭等設計。當然,就算頭等車廂企滿人(事實上,我相信頭等唔會企滿人,咁我搭頭等為乜?不如搭普通!要知道,頭等本身既設計,根本唔係預左企滿人!),都唔會同普通等一樣。

補充:貼文後,有網友回應,減車卡前,每小時有24卡頭等和264卡普通等,減車卡後,變成32卡頭等和256卡普通等。若綜合計算,減卡前後,每小時都有288卡,但若把頭等和普通等分開計,則減卡後,普通等少了8卡,差不多等於一列列車既載客量。而更要命既係,沙中線通車初期,港鐵是不會用盡32班車既最高班次,暫定係30班,如果係真,情況會更令人擔心。呢一點,我要再跟進一下,港鐵是否低估左保留頭等對載客量既影響?

(5)
關於北環線,大家可以死左條心,就連版主都話北環線既分流作用係「天真」(exact wording),因為佢地內部計算過,由上水搭出去紅磡,同搭北環線轉西鐵出紅磡,時間差唔多,無快到,但就要轉幾次車,亦要冒轉車時唔可以第一班就上到,要等多班車既風險(例如你去上水月台,啱啱見到去落馬州既車駛走左,下一架係去羅湖,咁你就再要等兩班車),但東鐵就可以直出唔駛轉,正常北區人唔會棄東鐵改搭西鐵。即使將來古洞站居民,佢地介乎東西鐵中間,應該都會傾向搭東鐵,因為有位座,搭西鐵要企,你會點揀?

另一方面,北區出西九龍及荃灣一帶,北環線駁西鐵亦唔方便,因為西鐵只去荃灣西,遠離市中心,下一個站就係美孚,若想去大窩口、葵涌、葵興、荔枝角、長沙灣、深水埗,就要係西鐵美孚站行一段好長既路去美孚地鐵站改搭荃灣線,比現時搭巴士(去荃灣一帶)或搭東鐵轉地鐵(去深水埗、荔枝角、長沙灣等)更麻煩。

關於北環線仲有一點,版主話呢個計劃有啲似以前既數碼港、中藥港之類,即係大隻講。我話北環線明明已經係《2014鐵路發展策略》既項目,唔係通過左咩?佢話呢啲公共行政其實有好多關要過,但佢覺得政府唔似有大動作做呢樣野,加上佢地覺北環線客量成疑,尤其非繁忙時間,政府唔會起一條無人搭既鐵路黎獻世,所以佢唔排除有爛尾既可能。

(6)
關於鐵路同其他交通工具既競爭,即係新鐵路網會吸引而家搭巴士返工既人改搭火車,例如東西走廊途經東九龍包括馬頭圍、土瓜灣、啟德等地;南北走廊可以直達港島唔駛轉車;北環線或會吸引新界西居民搭東鐵去大埔、大學及火炭返工,版主表示more or less有呢個可能,但唔駛太悲觀,以過海為例,佢認為現時巴士公司識得靈活調動路線,好似北區373A經大欖、西隧出港島,避開左塞爆既獅隧同紅隧,佢覺得都幾方便,巴士客未必會轉投南北走廊既懷抱。

我唔同意版主既睇法。

我認為而家搭巴士出港島既人,佢地之所以唔想搭火車,主要係避免係九龍塘或紅磡轉車既麻煩,但日後東鐵一程車可以過海,唔駛再係九龍塘同紅磡團團轉,正常人都會揀火車而棄巴士,獅隧、紅隧、大老山唔駛講,日日塞,就算大欖、西隧而家尚算OK,但亦難保將來可以繼續暢通無阻,因為新界西人口不斷增加,洪水橋發展區將來會容納21萬人,比新界東北兩個發展區加埋仲要多,錦上路又話起新市鎮,又有9萬人,呢兩個地方出九龍同港島,都係經大欖同西隧,邊個可以保證將來大欖同西隧唔會爆到七彩?

究竟將來既新鐵路網會唔會搶走大量巴士客,繼而加重鐵路運輸既負擔?前車可鑑,大家可以睇下將軍澳線、西鐵線(2009年由南昌伸延至紅磡站)以及而家既港島西延線,大家就心裡有數啦。

(7)
我問版主,東鐵有好幾個站,月台中間位置因為有電梯,比較窄,例如大埔、火炭、沙田、大圍、九龍塘,將來減3卡,乘客集中中間位置上車,咁咪迫爆月台?

版主承認公司無諗過呢個問題,並同意呢幾個站既月台有先天設計毛病,且不可能糾正,但佢覺得只要班次增加左,就可以及時疏導人流,月台就唔會迫爆。我話,就算班次真係好似佢地所講,由24班加到32班,載客量都係同現時相若,但新界東人口會不斷增加。版主話,9卡 x 32班車既載客量,其實係多過而家12卡 x 24班車(佢有比個數字我睇,係「多啲」既,但唔係多好多,大概幾個%左右),佢話,只要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最終爛尾,「搞唔成」,呢個減車卡加班次既安排,應該夠應付未來所需。

好重要,大家要留意,尋晚既討論重點,係版主假設新界東北發展「搞唔成」,咁既話,東鐵減3卡既影響,其實唔係外界諗得咁悲觀。但如果新界東北發展「搞得成」呢?佢無答。咁點解版主會覺得有機會「搞唔成」?佢話將來有好多變數,而呢個計劃現時只係第一階段研究,仲有好多關要過。我唔知真定假,只希望承佢貴言,「搞唔成」,就一天都光晒。

過時的交通政策最害人

的士最近又申請加價,且是全方位加,除落旗收費外,還包括每次跳錶和停車等候。以前燃油價高,加價是為了抵消成本,但現在燃油價格相對便宜,加價所為何事?市區的士司機聯委會主席說,近年市區塞車嚴重,司機停車多過開車,影響收入。那新界呢?大嶼山呢?難道又跟市區一樣由朝塞到晚?另一個理由是乘客少了,即是我們可以比以前更容易截到的士?嘩,這個發現震驚13億人,真是夜晚睡覺都給嚇醒了!

的士要加價,不用那麼多廢話,看需求彈性最客觀。彈性愈低,加價獲利的機會愈高,反之亦然。

以前乘客對的士的需求彈性較低,因為趕時間才搭,貴都要硬食。但自從Uber出現後,因為有得揀,的士的需求彈性開始上升,而的士牌照亦應聲從高位回落,這下子業界(包括車主和司機)可慌了,可幸為人民服務的政府果斷出手,消滅Uber於萌牙狀態。何解?因為非法經營,沒有第三者保險。那政府為什麼不發牌?發了牌不就是有第三者保險了嗎?不知道!

小巴座位近30年無加過

再問:為什麼市民一定要搭的士,不能幫襯Uber?難道是我們前世欠了的士大佬?或許吧!政府是維護業界利益,還是方便市民?你懂的!

Uber事件不是個別例子。政府的交通政策明顯過時,且嚴重僵化,與民為敵。讀者未必每日以的士代步,但小巴應該經常搭吧?政府說,巴士是主,小巴是輔,結果小巴站頭往往大排長龍。何解?因為供不應求。自從最低工資推行後,小巴司機愈來愈難請人,個個走去做保安,而小巴只得16個座位,在早晚繁忙時段等3、4班車好平常。16座是何時定的?翻查資料,小巴在五、六十年代是9座,1969年加到14座,1988年增至16座,直至今日!什麼?差不多30年無加過?以前香港多少人,現在又多少人?

本人家住上水偏遠鄉村,一早一晚等小巴,30分鐘是等閒事。因為少車?不,主要是多人。我住的是大村,小巴班次尚算頻密,仍不足以應付需求。早幾年,小巴車窗貼出告示,大意是爭取政府批准由16座增至20座,成事則減收車費,我滿心期待,可惜失望告終,座位沒有加,加的是車費!

港鐵搶巴士小巴客源

為何小巴座位不能與時並進?政府說要「顧及對其他交通工具(如巴士)的影響」,避免惡性競爭。簡直是笑話!有巴士入村嗎?村公所有巴士站嗎?要搭巴士只能行出村口的大馬路,其他村我不知道,我條村行出去要20分鐘,等巴士又不知要多久,隨時一個鐘頭也去不到火車站,難道住鄉村的人就不用返工?不要以為只有新界人才會面對等小巴的煩惱,市區人亦不能獨善其身。我有朋友住土瓜灣,他說坐巴士去區外任何地方,不論遠近,最快都要30分鐘,但坐小巴,可以節省一半時間。對他來說,小巴不是輔助,而是主要交通工具。

政府口口聲聲要「顧及對其他交通工具的影響」,但政府自己作為大股東的港鐵,網絡卻任意伸延,狂搶巴士小巴的客源,例如港島南線通車後,巴士小巴乘客勁減一半,重組cut線在所難免,當年將軍澳線亦如是,相信沙中線亦勢將如此,那不是講一套做一套嗎?總不能因為部分乘客方便了,政府就可以奉旨說謊吧?可怒的是政府還要推行什麼競爭法,真是笑聲救地球,荒謬停不了!

原文刊於《信報》16年5月18日號B13子山學會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