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兒上的第三堂國民教育課:給成年人補課

今堂是第三堂的延續,故稱補課。

上回講到國慶,中國本無國慶(一如國旗、國歌),國慶是由西方傳入,而西方的國慶是紀念國家大事,例如以色列的復國、美國的建國,還有法國的大革命。按此定義,中國的國慶應該是何年何月?又是慶祝甚麼?

今天是雙十國慶,大家都知是甚麼一回事。昔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調景嶺早已面目全非,而粉嶺聯和墟以往年年都掛大紅花牌慶祝雙十節,今年也取消了,似乎香港也像昔日的調景嶺,慢慢變樣。

撇除政治不論,雙十是慶祝甚麼?要知道,那是紀念武昌起義,而武昌起義是辛亥革命的開端,最後成功推翻滿清,驅除韃虜,恢復中華,並為千年帝制劃上句號。

朋友,你認為上述一連串的事件重要嗎?推翻滿清或許沒有甚麼大不了,但恢復中華卻是天大的大事,因為滿清是外族,是韃虜,故有所謂驅除之說,套用現在的話,叫「驅蝗」。明亡於清,等於亡國,只是國民仍可在本國居住,中國文化亦大致得到繼承,故國民自欺欺人,不以亡國奴自居,甚至把滿州人(甚或昔日的蒙古人)視為自己人。反觀以色列,自從亡於巴比倫後,國土被佔,國民流離失所,部份被擄至巴比倫為奴,部份逃至別國隱居,如是者二千年,至1948年才復國。

中國的情況雖有別於以色列,但被外族統治是鐵一般的事實,亡國之說是有根有據的。故雙十的意義,在於復國,即恢復中華也。

而結束千年帝制,意義堪比法國大革命。當然,中國至今仍無民主,但那是共匪的錯,台灣一早已經有了。不要忘記,波旁王朝滅亡後,法國也經歷了漫長的恐佈時期,無數異己被革命英雄羅伯斯庇爾送上斷頭台,最後剃人頭者人亦剃其頭,他自己也命喪斷頭台。後來法國先後出現了拿破崙稱帝、波旁王朝復辟、拿破崙復辟、七月王朝、第二共和、拿破崙三世稱帝、第三共和、維希政權、第四共和,直至第五共和建立後,法國政局才穩定下來。

可見帝制覆滅,往往是一夕之間,但走向共和,卻是既漫長又荊棘滿途。若非共匪竊國,台灣的民主會否在中國開花結果,誰也無法預料。所以,我們不能以中國至今獨裁依舊,而否定雙十的意義。

若要選國慶的日子,雙十是必然之選,不是因為我親台或我仇共,我是客觀而論,對事不對人。我問你,十一國慶的意義在那?那只不過是政權更替。國民黨再腐敗,始終是中國人。民國年代,中國並非處於亡國狀態,又何來共匪的「建國」?「開國大典」又是甚麼鬼東西?難度他日支爆,國慶又要從新計算?為甚麼Donald Trump擊敗了希拉莉、趕走了民主黨,美國不是第N次建國?是因為共匪首次引入社會主義,建立了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無產階級政權」,所以叫「建國」?若如是,那改革開放後,改行資本主義,中國再沒有「無產階級」(只有低端人口),又是否亡國?

看到嗎?不論你怎樣說,十一國慶也是說不通的,除非你公開承認,黨國一體,朕即國家,愛國等於愛黨,共匪當國,好比帝制復辟。我縱然不屑,也配服你的坦白和勇氣。

給小兒上的第一堂國民教育課

日前小兒問我:「香港是否中國一部份?」……我就知道,這一天終於來了。或許早了一點,但有些事情,你不趁早講,對家就會搶去話語權。於是我這樣回應:

無錯,香港的確係中國一部份,no doubt about that!但以前不是的。很久以前,遙遠的英國和中國打扙(我補充一句,以前的人好鐘意打交,打贏有獎,打輸要罰),中國輸了,英國有兩份獎品,一是香港,一是賠償,即係錢。然後我畫了一幅地圖……

香港分開三部份,港島,即媽媽返工的地方;九龍,即你返學的地方;還有新界,即我們居住的地方。英國搶走了港島和九龍,永遠割讓,但新界是租出去,租九十九年,一九九七年要還給中國,那一年,你還未出世。

NT

臨近九七,英國和中國講數,想續租,中國拒絕,一定要收回香港。如果新界歸還中國,那九龍和港島如何自處?等於有人搶走了我們的客廳,順便租了我們的廁所,為期一個月,到期後,我們不續租,那個人可以點呢?他當然可以繼續在客廳住,但人有三急如何解決?無辦法,獨霸客廳難以久住,唯有放棄。香港的情況亦如此,英國無奈放棄了九龍和港島,連同新界一次過歸還中國,從此無拖無欠。

hand over

那英國是好人還是壞人?很難說。當年打中國,迫割地賠款,當然是壞人(錯有錯著,這是後話了)。但他們搶走香港後,用心管治,教好香港人,卻是功德無量。舉個例,以前我們隨地掉垃圾,英國人軟硬兼施,又教育又嚴懲,令香港人從此戒掉亂掉垃圾的惡習。為加強說服力,我開youtube給小兒看當年的宣傳片,邊看邊旁白:「嘩,你睇下果條垃圾蟲幾衰格,搞到啲地方污糟躐蹋,人見人憎,快啲搵差人叔叔拉佢呀!」

與此同時,中國政府(我無說共產黨,小兒不會明白,我亦懶得解釋)壞事做盡,例如餓死好多中國人。「點餓死法?」小兒問。因為政府叫耕田的人不要耕田,去做其他事,無人耕田,無糧食,自然餓死人了。還有,政府鼓勵人民打交,甚至打老師、打父母……阿仔面露驚訝神色。我解釋:「中國政府以前黐咗線,自己黐唔夠,仲要迫人民同佢地一齊黐。」我又開youtube給小兒看看當年紅衛兵是何等黐線。

red guard

那時候,有好多中國人覺得你打我我打你好恐佈,因為不知自己何時被人打死(或餓死),所以他們都想偷渡來香港,因為香港被英國管治,管得幾好,至少香港人不會像野獸見人就殺。但中國政府禁止人民逃走,英國政府又擔心太多中國人走來會吃不消,於是大家都在邊境建了一層層的鐵絲網。我拿電話出來給小兒看我上次在蛇嶺行山時影的相,山上有很多鐵絲網,像萬里長城把整座山圍起來。

因為中國政府管不好人民,等於父母不懂教仔,所以好多中國人都無家教,例如嘈喧巴閉、亂掉垃圾、打尖插隊、偷呃拐騙。我在網上找了一些大陸垃圾沙灘和「中國式排隊」(人貼人,以防插隊)的相給他看,讓他開開眼界。

rubbish beach  chi na queue 2

然後我問:「你平時在香港有無見過這樣的情景?」答案當然是無。我為求客觀中立,補了一句,不是所有中國人都會這樣,但會這樣的中國人,亦為數不少。

此時,我鼓起最大的勇氣,揜住良心說了這句話:「其實中國政府已經改善咗好多,起碼佢無再叫人打老師打父母,但有啲衰野仲未改到。」阿仔問是甚麼呢?例如小氣啦,誰敢罵政府,就拉誰坐監!他們又成日講大話,隱惡揚善,兼自私自利,為了賺錢發展經濟,污染環境也在所不惜,你看香港天色經常灰矇矇,點解?因為污染物由中國吹來。

dirty

我跟小兒說,你年紀還小,上述事情,原本不應該跟你說,但爸爸不想你錯信中國政府的大話,所以我要和你講真相。爸爸以前讀歷史,你看爸爸的書櫃,都是歷史,爸爸不會騙你。中國政府係壞人,雖然不及以前這麼壞,但依然是壞人。香港被他們管治,好無奈亦無辦法,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一如有些小朋友被他們的父母整天打罵,好淒慘,也是無辦法。我們住在香港,而香港又屬於中國的一部份,無得揀也無得走,我們只可以跟這個壞蛋中國政府保持距離。

阿仔問何如保持距離?我說,首先,我們要謹記香港人的身份,香港人知書識禮守規矩,不要亂掉垃圾,不要隨地踎,要講廣東話,寫正體字,最重要係寫雞翼,不要寫雞翅膀,要寫雪糕,不要寫冰淇淋。做回昔日英國政府管治下的香港人會做的事,這就是跟中國政府保持距離的第一步。

至於第二步,我遲一點再教你。

中共為甚麼走數?

1492667900_4739

今日DSE通識考試,出現上述一題,本人試答如下:

同意。因為:

共產黨走數原因,不是權力令人腐化之類的三幅被,而是社會主義的理論注定了共產黨必然要走上一條專制獨裁的不歸路。

社會主義強調人人平等,但人生而不平等,高矮肥瘦賢愚智蠢,各有不同,若任由人民自由發揮(指由下而上的自由市場),平等終成空談,必須由政府「人為地」消除人與人之間的差異,表面上是「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實際上是「做係三十六,唔做又係三十六」。要達致社會主義所追求的「平等」,捨此以外,別無他法。

所以但凡推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必然有計劃經濟(由上而下)。因為社會主義是目標,計劃經濟是手段。

問題是,計劃經濟需要全民總動員,國家要大煉鋼,人民不能怕辛苦,寧可炒樓炒股票。總之國家想做甚麼,人民就要跟住做甚麼。但怎樣可以令人民聽話呢?有兩個方法,一是共產,一是洗腦。共產,是硬手段,即取消私有產權,衣食住行都要靠政府,不聽話就無飯吃,藉此迫人民聽話(勞力也是資產,所以社會主義國家裡,人民是沒有擇業自由,大部份工作都是「由單位分配」,確保政府有甚麼鴻圖大計時,可以一呼天下應)。洗腦,是軟手段,透過思想改造,令人民自發配合政府的計劃。

在這個層面,計劃經濟是目標,共產主義(配合洗腦)是手段。

問題又來了。取消了私產,就會出現「租值消散」(dissipation of rent),即資源在你爭我奪中被白白浪費(例如大躍進時,人民公社飯堂出現吃飯比賽(當時有口號:「鼓足干勁生產,放開肚皮吃飯」),浪費了大量食物,間接導致日後的大饑荒)。基於物有盡而欲無窮,如果所有資源都沒有私產限制,人人都可以任意取用,國家必會一窮二白。

所以社會主義國家縱使取消了私產,即「認錢不認人」(或稱價高者得),但卻以另一套標準去分配資源,即「認人不認錢」(或稱走後門、拉關係),這就是甚麼紅五類、黑五類的由來。紅五類是特權階級,獲分配最多、最好的資源,黑五類是賤民階級,只能得到最少、最差的資源。早在延安整風時,王實味就批評過中共這套「認人不認錢」的資源分配方法:「我並非平均主義者,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卻實在不見得必要與合理……如果一方面害病的同志喝不到一口麵湯,青年學生一天只得到兩餐稀粥,另一方面有些頗健康的『大人物』卻作非常不必要、不合理的『享受』。」

中共「建國」後,上述情況變本加厲,在大躍進時,人民無飯吃,只能食樹皮,甚至易子而食,但另一方面,江青卻用牛奶餵她的馬騮!

明白上述邏輯,就會知道為甚麼所有推行社會主義的國家,必然具備以下特徵:計劃經濟、共產、洗腦、獨裁、階級分明、貧富懸殊(比今日任何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更懸殊)。

由此可見,推行社會主義的國家,是容不下自由與民主。

那麼,社會主義的獨裁,跟君主專制的獨裁,有甚麼分別呢?分別可大了!社會主義的獨裁,是經濟獨裁在先,繼而導致政治獨裁(所以海耶克曾言,放棄經濟自由的人,不配享有政治自由)。而君主專制的獨裁,只是單純的政治獨裁,與經濟獨裁沒有必然關係(可以有,也可以無)。換言之,在君主專制的國家,只要人民不做反,按時交稅及服兵役力役之類,餘下時間,某程度上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生活方式。但在社會主義國家裡,人民連這方面的自由也被剝奪。

結論:社會主義國家的獨裁,是人類史上最極端、最可怕、最邪惡、最仆街的獨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