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六四回憶

64

三十年前,我還是小三(不是強國的小三),在又一村小學讀書,這間學校現已變成幼稚園。印象中,六四前後,學校曾舉辦過一些甚麼活動,是事前的分享會還是事後的追悼會,我已記不清,但我清楚記得,鎮壓過後,天安門一帶逐漸回復正常,我看在心裡,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悵然若失,是高潮過後無戲看的失落,還是惋惜民主運動之功敗垂成?不敢說,畢竟年紀尚輕,豈有如此慧根?

六四給我的回憶,就是這種感覺。事後回顧,六四之後,先是蘇東波,繼而蘇聯解體,整個邪惡軸心土崩瓦解,唯獨老共,依然老而不死。六四不鎮壓,中國會亂嗎?可能,你看東歐就知了,但再怎麼亂,三十年過後,也應該重回正軌吧?可惜歷史無如果,六四之悲劇,令中國從此走上了一條發展就是硬道理的歪路。

社會拜金,人心自必扭曲。老子有錢無教養,我來消費,便是大爺,我不消費,你便完蛋。推而廣之,人權就是溫飽權,有錢有飯開,人權便有「保障」。老共開口閉口說改革開放「成功」令多少億人脫貧,成就非凡。但為甚麼以前有那麼多窮人?老共知道,但老共不說。

老共崇尚無神論,與天鬥其樂無窮,人民不信教,沒有人在做天在看的顧忌,又長期受老共洗腦,鬥爭意識深入骨髓,加上禁欲多年,來日無多,故只爭朝夕,偷呃拐騙,無所不用其極,一句到尾,無底線之禍也。

猶有甚者,中國日益「富強」,外人為求生存,也要仰其鼻息,投共者,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自不待言。而西方文明世界,也為了賺人仔,不惜自甘墮落,如以「Don’t be evil」自居的Google,據聞為了打入中國市場,竟開發審查版的search engine!毛時代的中國雖更邪惡,卻無今日雜種荼毒世界之本事。如此觀之,中國現在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實在很難一概而論。

悲哉,身為炎黃子孫、上帝子民,卻要屆服於老共淫威,對其摧毀中國文化、燒教堂拆十字架,只能敢怒而不敢言。人生無所求,只願活得比你久,親眼見證公義彰顯,民主萬歲,自由永存!

 

香港50公里縱橫遊

img-20181218-wa0005  img-20181218-wa0004

早前,美國史丹福大學有研究發現,香港人每日平均步行6880步,冠絕全球。6880步是甚麼概念?以距離計,大概6公里左右。「個個都行,唔通個個都想行?」相信不少人是迫於無奈,例如怕塞車,寧願行多兩步、又或工作有需要,如郵差、送貨等,不「行」不「行」。但當中也有一小撮人不以行路為苦,反而樂在其中。他們一行就是一整天,或通宵達旦,通常是由香港的一邊行去另一邊,路程動輙4、50公里,跟一個全馬差不多,甚至更多。世上竟會有這樣的怪人?當然有,小弟正是其中之一!

名不正則言不順,我給這個看似無聊的活動起了一個型格的代號:青山走犯大行動(下稱「走犯」)。前後行過四次,試過由尖沙咀行去羅湖及落馬洲,以及屯門碼頭行去沙頭角,東西南北貫穿九龍新界。很多人(包括某報刊的記者)問我,為何對走犯樂此不疲?我承認,最初促使我踏出第一步的,也許只是貪玩、純粹呃like。但過程中的體會,令我意識到事情其實並非我想的那麼簡單。

我們這些7、80後有一個通病,就是朋友圈愈來愈窄。昔日的老友只能facebook見(對了,只有老鬼才會玩facebook),相約聚舊難過登天,一如那句「得閒飲茶」,永遠沒有下文。或許大家都忙,而飯局千篇一律,教人提不起勁,如何是好?我想出了一個瘋狂主意:不坐車,單靠一雙腳,KO整條東鐵線!男女不拘,二人成團。原本也打定輸數,沒料到竟然吸引了三位朋友報名參加,其中一位為了行畢全程,更不惜更改和家人做冬的時間,誠意十足!當日總共行了15小時,慶幸無人中途退出,齊腳到終點。因為打響頭炮,之後幾次參加的朋友都比第一次多,有舊雨也有新知。諷刺的是,平時想約他們食餐飯都難,但因為走犯,竟然可以朝夕相對,早午晚餐連宵夜全部食齊,也真的奇哉怪也!

另一方面,走犯也可以發掘香港鮮為人知的一面。不論你家住香港九龍或新界,總有一些地方你非但沒有去過,甚至連想也沒有想過──香港竟然還有這樣的隱世秘景?是的,幾次走犯的終點都是新界的邊境,例如羅湖,大家返大陸探親總會經過吧?但有多少人知道,羅湖站旁有一座山名大石磨,山頂有廢棄的英軍宿舍、直升機坪及瞭望台,雖則人去留空多年,建築仍大致保存良好,走進其中,歷史彷彿凝住在97前。在瞭望台往外望,中港邊界一目了然。誰能想到昔日一窮二白的地方,今日面目全非,繁華得令人咋舌!

而跟羅湖為鄰的馬草壟,是第一次走犯的終點。當晚,我們在古洞的錦益茶樓用膳,品嘗地道的鄉村風味,然後快步前往,到達時經已夜深。我們一行人站在小山崗上,遠眺對岸高廈連綿,華燈熣燦,反觀港界的荒野山村,寂靜無聲,形成強烈對比。一河之隔,竟呈現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普天之下,恐怕再難找到如此奇景。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而隨著新界東北發展,中港融合勢在必行,邊境的這一片靜土,還能保得住嗎?

再說最近一次走犯,貫穿新界西北,最直接的方法是全走青山公路及沙頭角公路,但考慮到多車大塵,遂改以迂迴路線,先經錦繡河入新田軍營,轉入新田村路往落馬洲,再沿邊境路去羅湖,上華山落坪輋最後直奔終點,遊走於青山綠水,飽覽漁塘美景。在華山山上,更可參觀清朝的求雨碑及港英年代的義勇軍徽,可惜山路行到一半,天已全黑,後者緣慳一面。原本還想帶朋友參觀碩果僅存的沙頭角支線孔嶺站遺址,但時間關係,也作罷了。

下年還會走犯嗎?希望會吧,一來我覺得借走犯Re-U是一個好主意;二來,發展的巨輪停不了,有些地方今日不看,他日就不復見。路線方面,我已經想好:由屯門碼頭往西貢碼頭,途經城門水塘、金山郊野公園及馬鞍山的昂平,很過癮吧?不用羡慕,朋友,你也可以的,一如當初我也是受網上的行路團啟發,才會有走犯這個活動。正所謂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青山,只要有心有力,打開google map,你想往那裡去都可以,千里之行,始於足下,let’s go!

原文刊於《Health Bloom》Issue 11。

青山走犯大行動2018回顧

MAP 2018

小弟尋日約左幾個朋友由屯門碼頭行路去沙頭角,多謝大家留言支持(包括北區group好多素未謀面既街坊)。今日,趁身體回復正常,寫篇長文,抒發下感受。

6_2018

走犯前後總共玩了四次,上次由尖沙咀行路去落馬洲,當時回響都幾大,有幾間報館轉載,01仲搵我訪問,講下點解要咁痴線。好多朋友都問我為乜咁做,有咩大目標?點解唔玩盡啲,參加毅行?

5_2018

先答第一個問題。其實無架,唔似得跑超馬玩毅行,係為左挑戰人類(自己)極限。我搞既青山走犯,無咁遠大既理想,甚至無一個清晰而單一既目標,相反,係由無數小目標組成,主要如下:

1. 呃like(實不相瞞)
2. 自殺式減肥
3. 唔行唔知身體好
4. 重拾那些年尋幽探秘既童趣
5. 工作苦悶,想比啲挑戰自己
6. 約老友食飯聚舊年頭約到年尾都約唔到,不如玩大佢,引蛇出洞
7. 住係香港咁多年,原來有好多地方無去過
8. 發展巨輪停不了,有啲地方你而家唔睇,將來想睇都無得你睇

2_2018

輪到第二個問題:點解唔玩毅行?那不是更富挑戰性、更自殺式減肥、更新奇刺激過癮嗎?

其實小弟有行山習慣,大刀屻、雞公嶺視若等閒,但毅行真係無諗過,因為太辛苦,比賽11月舉行,提前半年備戰,即係成個夏天都要操山,我怕熱,更怕傷身,行山只求欣賞風景過下日晨兼順便鍛練下身體,毅行呢家野唔啱我!

3_2018

退一步講,就算我有心玩毅行,去邊度搵腳?我啲朋友十個有九個都唔行山,我一黎就叫佢地玩毅行,預早半年特訓,我肯定個個都怕左我,要同我割蓆絕交。

於是,我諗左呢個減辡版毅行,路程減半,大約50公里,由香港既一邊行去另一邊,主要係平路、村路,另加小量山路,都只不過係家樂徑既級數,老少咸宜。雖然我每次係FB開post招人,朋友第一個反應都係:「嘩,你痴L線架,玩啲咁既野?」但第二個反應可能係:「會唔會……其實……我都有可能行到?」

9_2018

我點知佢地有呢個反應?因為我好幾次和朋友見面,佢地都主動問我走犯既事(唔係我主動提起),話:「我有諗過報名架,但咁啱果日有事……」「終於等到你今次走犯經過我屋企,最衰我唔得閒……」「我有興趣!等我同老婆大人申請假釋先……(然後無回音)」

佢地原本無必要同我交代,但仍然咁講,有理由相信,佢地係有諗過join,只係因為種種因素而作罷。雖然係咁,每次走犯都有新朋友加入,由第一次最少既四人同行,到最多果次有十幾人(果次亦係最失敗既一次,因為我生水泡,劇痛難忍,最後以領隊身份中途取消活動),我就覺得,我既策略係正確既,即係諗一個表面上好似好瘋狂既玩意,但諗深一層,又發覺似乎係achievable,而且唔使花時間準備,毋須經驗,男女不拘,只要有手有腳,體格正常,就可以報名參加,得就得,唔得就中途退出,無損失既。

1_2018

當你厭倦左放假唔知做乜,出街無野好行,戲院無新戲上畫,食飯唔想排隊,我就同你講,不如係一年365日裡面,搵一日大家一齊拋妻棄子,出黎由朝行到晚,睇下風景吹下水,你當係聚舊又好、應酬又好、挑戰又好、散心又好,總之大家各有不同動機,卻向同一目標進發。玩完覺得OK,下年再join,唔OK既,再見亦是朋友。

言歸正傳(sorry,「前言」有啲長)。今次走犯,算係四次走犯中最成功既一次,但亦係最辛苦既一次,因為全球暖化,厄爾尼諾,走犯當日艷陽高照,氣溫(體感溫度?)高達30度,全程無遮擋,硬食,慶幸濕度不算高,否則更難捱。今次亦是第一次有女士(和她老公)挑戰全程,唔簡單呀,佢過左元朗都仲係著住件風褸,而我已經熱到想裸跑……。

10_2018

一開波有5個人,另有一人係青山醫院join。既曰青山走犯,難得路經屯門,自然要去發源地青山醫院打卡朝聖。其中一位隊友身體抱恙,仍堅持依約赴會,令人感動。期間與他閒談,得悉一件不幸消息,感同身受,衷心希望問題最終可以解決。對了,這也是走犯的意義所在,成日流流長,有足夠時間比大家分享近況,互相關心,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最後,該隊友因體力不繼,中途退出(以他當日的狀態,行到那裡已經很厲害,如果係我,可能已經call左白車),無法齊腳完成,可謂昨日最大的美中不足。

還有一件關於他的事我想講,走犯得以持續舉辦至今,他功不可沒,因為他是三年前第一次走犯的第一個報名者,當時我預左無人報名(正常!),純粹搏一搏,二人成團,否則取消。他「自投羅網」,令我大喜過望,亦證明左呢個世界,癲佬唔止我一個。

講番尋日。之前三次走犯,均採取前快後慢的策略,上午爭取時間給下午休息,但今次一改策略,全程均速,以致上午嚴重超時,最多比預計慢兩個鐘!幸好下午預得比較鬆動,追回不少時間。

11_2018

路線方面,我刻意避開青山公路的廢氣,由元朗起,以迂迴方式先入錦田河,經錦繡入牛譚尾村,路經新田軍營,再沿風光明媚的新田村路往落馬州,吃了一頓不過不失的午餐,再沿同樣風景優美的邊境路向羅湖進發,上華山,正值日落,晚霞初現,山路行了一半已全黑,夜行是另類體驗,講鬼故是指定動作,正!落山後接沙頭角公路,愈入愈僻靜,體力亦下降得愈快。腳再痛,也不及屎忽痛,因為屁股兩團肉磨擦了一整天,磨到損晒(反而十隻腳趾預先包膠,逃過一劫),痛到連步姿也受影響,唔講人地仲以為我生痔瘡。

呢個時候,隊伍分開前後,兩夫婦一馬當先,走犯順便談情,我地三人墮後,一個屎忽痛,一個腳板痛,一個周身痛。三個老野行到面無人色,跟附近的環境十分配合。兩夫婦愈行愈精神,女士更邊行邊跑,聲稱可以拉鬆肌肉,我才不信,我怕屁股磨到見骨!那位女士是是巾幗英雄,也是沙頭角人,可能家在眼前,行得寧舍興奮。我地三人則沉默是金,她反過來鼓勵我地,快啦快啦,終點在望,明明我才是領隊……無所謂啦,最緊要行到終點,不忘打卡留念,呢張卡,有血有肉,唔打對唔住自己呢!

7_2018

最後我想講。香港雖小,其實仲有好多有趣的地方等你我去發掘,把每個地方都行一遍,睇一次,即使他日香港面目全非,還可讓記憶長留心中。呢個就係我所謂的:青─山─精─神,共勉之!

又最後,下年暫定由屯門碼頭行去西貢碼頭,中午在深井食燒鵝,夜晚在西貢食海鮮,走犯食好西,約定你!

繼續閱讀 “青山走犯大行動2018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