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與感性

Bruce Head平時見工,最怕被人問有甚麼缺點,朋友教路,要識包裝,把缺點講成優點,最緊要有急才,過到海是神仙。具體點做?甘乃威給我們作了最佳示範。

比方說,怒炒助理,是否公報私仇?阿甘一口否認,強調自己「要求高」,既「直率」,又「猴急」,任何事情,都要一百分,助理不達標,自然要炒,正常。

有無求愛不遂?當然沒有,只是一場誤會。事緣某日,阿甘跟助理談心,談到深入處,一時「感觸」,向對方「表示好感」,以示安慰,之後相約北上按摩,減減壓,別無他意。千錯萬錯,錯在阿甘太「感性」,「感性」到令人誤會。

何謂「表示好感」?顧名思義,就是「示好」,有別於「示愛」,純粹「釋出善意」,跟你做個friend。交朋友又不是犯法,差人拉呀?

明白了,原來阿甘是模範議員,做事認真,又不失「感性」,堪稱「鐵漢柔情」,天地良心,這樣一個「好男人」,往那裡找?

不過,話又說回來,咬文嚼字,有如高空走鋼線,一不小心,隨時出事。阿甘早有家室,還不避嫌,向其他女人「示好」,是太「猴急」,還是太「猴擒」?是太「感性」,還是太「野性」?一字之差,謬以千里,祝阿甘好運。

原文刊於AM730 09年10月7日號P.4「新國富論」欄。

恨鐵不成鋼

Bruce Head我以往甚少評論政治,一來不懂,二來不屑,天下烏鴉一樣黑,政客都是一個樣,有甚麼好評?但今次不同,實在太荒謬,不吐不快。

話說甘乃威涉嫌求愛不遂,怒炒助理,事件曝光後,引起軒然大波,其中不乏笑位,不是歡笑,是苦笑,陰公。

首先,由民主黨查甘乃威,根本難以服眾。何俊仁說:「調查時,不會視甘乃威為自己友,會當他是其他黨派的成員,秉公處理。」如此妙論,政府記得參考,下次官官相衛,不妨學何生,玩「分身」,保證天下無敵。

至於事件主角甘乃威,究竟有無犯錯,又有無講大話,現在言之尚早,但他的回應,肯定不得民心。連日來,不少市民「風煙」電台,批評他「左閃右避,愈描愈黑」,有失議員身份。

政客最鐘意批評政府一意孤行,「沒有聆聽市民聲音」﹝這句話,一如官腔的「不評論個別事件」,聽到厭﹞,現在風水輪流轉,市民仗義執言,甘乃威又有無聽到?還是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講到尾,律己以寬,待人以嚴,是政客一貫作風,不宜寄予厚望,特別是民主黨,恨鐵不成鋼,非常失望。

原文刊於AM730 09年10月7日號P.4「新國富論」欄。

建政九十年

Bruce Head建政六十年,剛剛慶祝過,今後的路,應該何去何從?回想建政頭三十年,正值老毛「晚年」,犯了「一點錯」,功過七三開,總算成功。

老毛走了,老鄧繼位,汲取了前人教訓,推行改革開放,勵精圖治,經濟發展一日千里,創造了三十年盛世。

不過,中國後發先至,代價特別大。阿爺有令,「發展是硬道理」,民主、自由、環保等,統統要讓路。為了發展,大好河山變色,多少傳統消逝,這個代價,值得嗎?

經濟發展,不離社會和諧,故有「穩定壓倒一切」之說。市民有氣,煩請忍耐,千萬不要上街,更加不要上訪,以免家醜外傳。記者也有責任,不要「指手劃腳,煽動鬧事」,多謝合作。

人稱CCTVB的三色台,早前有套特輯,叫《六十年家國》,介紹發展背後的辛酸,其中一集,關於上海虹橋綜合交通樞紐,因為趕工,當局不顧居民反對,強行拆屋,加上工程無休,令居民不得安寧,他們投訴無門,只好在鏡頭前哭訴,非常可憐。

如果說,近三十年的成就,是基於頭三十年的教訓,那麼下一個三十年,也要借鑑今日,不要重蹈覆轍。展望建政九十年,中國不止經濟發達,還有民主自由,最緊要環保,到時候,我一定舉杯慶祝!

原文刊於AM730 09年10月6日號P.4「新國富論」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