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島婚禮日程篇 – 12月12日

succeed.jpg

因為沒有譯本,今早06又要起床,吃過酒店早餐08又要出發,再到那health什麼什麼的政府部門辦文件。可能因為睡眠不足,感冒又嚴重了一點。無論如何,謝謝staff Jennifer的高效率,更要謝謝導遊比我們更早(昨晚)先於Notary office做好公正。按翻譯,薯的姓改為Xie,我就變為Mrs Xie了。今早還有吉多的老闆的老公Professor Frank Tung出現,連翻道歉說吉多和WA的溝通不良導致這問題,WA給吉多生意,而吉多就要負責應付客人在關島遇到的所有問題。其實我知道根本不是吉多的問題,看著他這麼客氣,Xie Tai Tai前謝太太後的,(他是台灣人,說的是普通話,我覺得自己像看色‧戒呢。)反而令我們覺得不好意思呢。

回酒店稍作休息。這裏要說聲抱歉,薯和我常搞錯時間,又多麻煩問題,導致其他新人不止一次要等我們,你們每一對都好nice。開始流鼻水,慘,我想像待會一邊行禮一邊抹鼻涕。

gown.jpg

12時多出發到Watabe(我發現每人都唸wa-ta-bi,其實日文應該是wa-ta-bæ,bæ是啤酒的啤,有趣。)吉多的老闆Linda亦出現。Watabe的staff主要是日本人和當地人,當地人的英語有很重的口音,所以我反而希望日本staff替我做briefing,但除了某些關鍵字眼如champaign(她讀jumping)我要多聽幾次再猜到外,其餘一切都非常專業和細心。亦感謝Watabe HK的Crystal回答了我很多問題,雖然我不是通過他們book教堂,但仍令我可於此時補回一個因我太遲通知WA而加不到的video shooting。所以香港新人,如果你夠富貴,請於Watabe HK book,是子公司的關係,一切方便得多,只是package動輒60K以上,比WA足足貴了五成,婚紗禮服還要跟Watabe租,600美元起,可以自行參觀其網頁

makeup.jpg

接著是由於Watabe工作7年以上的菲裔化妝師Amelia幫我化妝set頭,薯則周圍拍照,Frank亦一直陪著我們。Amelia除了貼假睫毛時弄得我有點痛外,她相當熟手,出來的效果和我帶去給她看的照片幾乎一樣。此時Linda出現,我高興她替我拍照的,但麻煩她不要阻著Amelia,人家放得好好的certificate你不要拿走,這樣很不禮貌。謝謝說我漂亮,但別說我皮膚乾得要看醫生,Linda走後Amelia說我的皮膚沒問題,她還急不及待要把鏡前証書照片放好。我多怕她一時之氣馬虎了事,幸好人家是專業的,不似某人只管要小費。又,到關島只帶了130度防曬,最少量的護膚品,Juju Cosmetics Aquamoist透明質酸保濕化妝水,相當足夠了。我忘了帶tatoo cover,她們找到一塊肉色膠布給我,幸好拍照亦不大顯眼。

bruce-in-limo.jpg

一切準備就緒,我們和另一對差不多同時行禮到Blue Aster的cx747 合照後,坐上常在ANTM看到的Limousine,沿途的人都和我們揮手道賀,我感覺自己像個明星。又,重提一句,我沒穿girdle的,absolutely no girdle added,因為件婚紗已經有build-in了,入面只有nu bra,呵呵。

limo.jpg

又又,感謝時間(全部排名不分先後):珍珠拼水晶耳環和頸鍊是友人Angela親手做的,非常漂亮亦易襯。水晶魚是Lichufai和Natalie送的。還有收到很多人的禮物,父母弟弟的現金backup;奶奶送的書;二伯娘的金戒子;五姑媽的利事;三伯父三伯娘的金頸鍊;四伯父、成哥、華表哥、昌表哥、慧表姐和其他親友的利事;寶蓮家姐的金頸鍊;大舅父、表哥、表弟的利事和餐具;大舅母的金手鍊;表妹Sammi親手做的card、相架;Betty姨的鑽石戒子(交換戒子時用)、現金及內務工作;Michelle姨的鑽石手鍊(行禮時戴著)、金頸鍊、無限現金後台和外務工作;三舅父、四舅父、文舅父七舅母的利事;Joey的sexy underwear;Michael和Jennifer的card及citysuper cash card;S15的別緻卡片盒及鏡盒(用薯淘的相造的);Jeff的Sogo禮券;Steve和Benson送的水晶綿羊;Amy、Isabella和Ellen和老公們的利事晚飯;三牧、清水和中尾的禮券;Murina的相簿;青山、Janice Ho(還有citysuper cash card)、Katherine(還有她和女兒親手做的card)、森田、Benson、Steve、Jenny、Centre、Jeff的晚飯;還有Eva、Connie、Judy、Austin、Donald、Mandy、Ling的晚飯和利事(還有Ling的枕袋);新等等請了或即將請的晚飯。還有更多親友的祝福,Jenny、Ronald、Kristy、牛、駒、十三點、Ng Kong、Terry、Misa、Angus、Dicky、神野、鈴木(水晶)、河村(筷子)、魚尾、ladycat、hevangel、read&eat、大海、d.k.等等,還有esdlife的sister們,特別是Eva、ching、bonbonnie、麥兜太太、siufat、艾力加、豬玲玲、Jasmine等等,可能還有遺漏,請提醒我。亦多謝家豪送的書;Angel的枕具和晚餐;薯的同事,好像送了他一套5隻Carlos Kleiber的DVD,開心死,還有雷鼎鳴教授、間接媒人李天命先生、薯的朋友華同學、Rachel、Terry和其他教會朋友(我相信薯會再道謝)等等。又,記下這些是怕自己將來會忘記,一如我常忘記朋友送我什麼生日禮物,有時候看到禮物,亦記不起是誰送的。又又,將來記不記得也好,現在仍然由衷說句謝謝。

親友們已經先在教堂等我們,本來導遊還說要替我接來住在Fiesta的3位朋友,友人Roy和他的兩位朋友Steven & Victor,但時間緊逼他亦大多事要跟進,作罷。沒問題,因為我只說要結婚,Roy連關島也來到了,自己來教堂這點小事怎會難到他。說實在的,人來了我已經很高興,不用給我做一份厚厚的人情。放心,到你結婚我應承加碼。姊妹們,這樣的好男仔為何會沒女朋友,有意要我撮合唔該出聲。而其他到不了的朋友,我完全明白亦無不快,放心。^^

到達會場、管風琴響起、女高音伴唱,坦白講我完全沒有聽,忙著和爸爸進場,忙著笑,望鏡頭,記位等。響起婚禮進行曲,進場,我見到亞姨舅母連弟弟都眼紅紅了,弟弟說有砂入眼,哈哈。我和薯沒哭,只有我間中「索」鼻涕,他們還以為我在飲泣。天主教的儀式、宣誓、交換戒子、神父祝福、點蠟燭、kiss、兩位見證人即我們的媽媽簽名,禮成。然後是很趕的拍照,我最愛以下這張,有少少lord of the rings feel。

kiss.jpg

其餘照片可以進入以下shutterfly的link觀看。

shutterfly-wedding-ceremony.jpg

很趕,因為下一對新人Gibert & Janet已到,Billy和Wind又來觀禮呢。ching說有的粉紅色氣球已經沒有了,可能優惠期完了。關島正值冬季,(算是吧,12月至5月較少雨水和乾爽。)日落時間較早,他倆比我早訂時間,但由於12月12日又是吉時吉日又好記,所以前後時間有booking我都選了今日,錯有錯著反而這個3:30的時間更光,照片效果更好。不過,看過他們的DVD,效果仍是相當不錯,所以沒所謂了。照片和Video是13號導遊拿給我們的,還借了notebook給我看相。回港後才知道自己笨了,看錯價錢,以為DVD是1000美元,原來只是720,結果我選的是VHS,620美元,很笨。回香港天然(沖晒服務),每小時VHS轉DVD format只是HK$98。收貨了,質素就是video和DVD的分別,可以再選一次的話,我一定會選DVD,無辦法,反正都是自己看,算了吧。不論畫質,仍是拍得不錯的,但我已沒有mood再將dvd format 轉回mpeg2放上網了。

stairs.jpg

和父母弟弟奶奶薯坐長車會酒店,其他人坐wedding bus,Roy三人不肯一起吃飯,怕尷尬吧,回港再約。難得盛裝,當然繼續在酒店其他地方拍照留念。

beachside.jpg

累了,回房拆頭,不記得薯幫我拆下多少個髮夾,洗頭再休息一會。打算吃飯時,導遊出現給我們帶來正式的結婚證書,並為翻譯的事致歉,換了公司車載我們一程去吃日本菜。其實他做得已夠好,我沒有怪吉多有何不足,但人生路不熟,有人肯介紹地方還接我,why not?吃過還好的晚餐到處逛逛。關島名店林立,據悉Rolex比向香港還平數千元,不過我不好錶,好亦沒錢買。:p

plaza.jpg

以為總算可以享受一下旅程,豈料非凡的老闆古生已暗暗跟車尾,轉頭向吉多的老闆投訴。這是我吃過還好的晚飯,坐DFS免費車回酒店之後才知道的事,導遊說不好意思,要收回五美元一位車費。come on,若我早知收費何不自行坐DFS免費的士?打電話給Linda告之她並非我們要求導遊接送的,你們若有任何內部糾紛麻煩自行處理。話雖如此,本來我已想算了,45美元給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這位女士第一句就是說吉多並無責任,我們要投訴便應該返回香港找WA的Joby。第一,我現在不是投訴你關於翻譯的事,因為我不認為關吉多的事。第二,你老公Frank說你們和WA溝通不夠好,你們會負責補鑊。第三,提出接送我們的是導遊而不是我。第四,你在Watabe office給我的「幫忙」我絕對會記著。第五,你的態度我會比十分─十分惡劣,和Frank是一個人一隻鬼,完全對立。我無辦法和這位女士溝通,所以我掛斷再打給Frank,他說抱歉,他會了解一下情況。唉,我就是需要這種答案,Linda,麻煩你向老公或Joby學習一下如何對待客人。不管了,幸好我非常善於忘,^^,早早去睡。又,我們經WA訂了外景拍攝,一直沒有聯絡我們的攝影師Steven Zhao亦於晚上來電,跟薯約好明早11時半,化妝師會來酒店房替我化妝整頭,2點出發拍外景照。

關島婚禮日程篇 – 12月10、11日前後

corsage2.jpg

出發前兩天想起Agency的套餐好像不包親友襟花,於是又DIY了這個,材料費約10元一個,膠紙、紙條、扣針再加上剩餘的絲帶。

12月10日晚上9時大伙兒在機場集合,在恒香樓吃過晚餐,11時左右登機。記得薯告訴過我雷教授說由於美國太多不必要的反歧視法,航空公司不能以年齡及外表來篩選應徵者,導致空姐質素異常參差。甫一上機,果然如是,別說靚女空姐欠奉,基本上連女性都不多,替我們服務的是空中老爺。這老爺的服務態度算不錯,但亦有位女士的態度頗差,不小心倒翻水在客人腿上,沒有sorry,一張供客人抺乾水的餐紙幾乎是拋過去的。四小時的機程不長,而且一向不能在飛機上成功睡覺,(巴士我是可以睡到流口水的:p),辛苦。坐位窄,不准帶水上機但座位亦不設枝裝水,飛機小點是火腿配特硬豬仔包,難吃!不過,都吃過晚飯,沒所謂了。睡眠不足加上沒有帶康維他的蜂膠,出機場時我知道,已經「攝親」感冒了。

12月11日06下機,分別遇到非凡旅遊和吉多的導遊。由於continental和非凡有合約,但凡坐飛機必定綑綁銷售了非凡的city tour和接送,3個景點再加K-Mart買水團盛惠5美元,(關島的食水不能飲用,都要買瓶裝水。)回程到機場再收5美元。但由於我們心急做好文件,所以兩人便選擇和家人分道揚鑣,跟隨替我們搞婚禮的吉多導遊了。非凡的老細相當不滿,對吉多的導遊略有微言,但又如何?難道客人不能自由選擇嗎?你們行家自己鬥生鬥死隨你,但別影響我們是次的主要任務。

吉多的導遊(他說不要公開他的姓名,怕被尋仇吧。呵呵 :)) 先派了一些巴士路線圖,再帶我們和另一對新人Gilbert和Janet到Hilton做個early check-in。小休片刻後,四人加上已行禮但未做文件的Billy和Wind出發到一間muti-function的Barrigada post office做申請合法結婚証書的文件。全關島只有14、5萬人,所以很多政府部門都是幾合一的,這裏的政府部門辦公室時間是上午的8:30至11時,食兩小時午餐,再工作到四時,不用怎樣OT,真好做。

post-office.jpg

然後再到central public health blah blah blah (全名是Central Public Health & Social Services Diagnoistics & Treatment Facility,問了google神也不明地址,有話我知等我update。)繼續登記,看名字這麼長便知又是一間生死結婚藥房樣樣齊的政府部門。

health.jpg

以為很快辦妥,可惜!薯是在廣州出生的,他的出世紙上沒有英文翻譯,於是我便問導遊拿譯本。他說沒有,WA沒有給他任何文件。我很清楚記得WA的staff向我們拿了出世紙的影印本以作做文件之用,做文件當然是指這些文件了,不是嗎?那我給她影印本幹嗎?可恨自己當時仍未知道WA 的staff們的辦事能力,沒有再進一步深究便大安旨意以為ok了。直至這一刻才知道,還可以怎樣,打電話給WA的Joby,她說我們應該要在香港自行翻譯,可能staff說漏了,她再想想辦法。但遠水不能救近火,唯有作最壞打算,只在關島行禮,回香港再正式登記。不過,導遊沒有放棄,他替我們向Joby研究可行方法,再試找翻譯員和可作公正的人士。他說從未試過如此,希望行得通。及後,找到一個於他母校做事的教職員兼翻譯員,只要再到政府部門找個高級職員作公正。

freedom.jpg

今天是辦不成的了,導遊(呵,唔出名但出了樣,咪丙我)還是先帶我們到市內觀光,去了7個地方,還不收費。我慶幸自己沒有到非凡那邊,否則可能因為時間太趕而找不到解決辦法呢。

asan.jpg

這裏是Asan bay,導遊話影婚紗相最適合,先記在心中。

asan-2.jpg

薯最喜愛就是這些歷史遺物,可惜戰爭博物館還未重開,還是重開在另一個地方呢,不知道,他要失望了。

tumon-bay.jpg

好像是governor house外拍的海景,但沒所謂,反正處處都是藍天白雲,於關島我沒有看過一處不漂亮的海,亦沒有看到過一件飄浮的垃圾。空氣好得不得了,若氣溫再低十來二十度,相信薯會選擇在此退休。

church.jpg

阿加尼亞大聖堂,導遊說這兒絶大部份人都是信天主教,宗教的好處之一是集合到人力物力興建漂亮的教堂,每件彩繪玻璃都可成一幅畫呢。星期天無事做在這兒嘆嘆冷氣聽道亦未嘗不是一個好去處。

2loverspt.jpg

根據傳說,女方為查莫洛人中之貴族,為門當戶對的考量,將愛女許配給一位西班牙軍官。殊不知女兒已有同族的心上人,小兩口各決定私奔,無奈女方家人苦苦追趕,將兩人逼至今天的情人崖,兩人於是從高崖跳下殉情,結束這段不被祝福的愛情。以上摘自。又一拍婚紗照靚景,崖下到底是怎樣的?先賣關子。

還有查莫洛村的石頭和更多的海,看畢才中午,想必家人已自行跟非凡那邊吃飯,我和薯便坐到GPO Guam Premier Outlets吃Burger king去了。很笨地叫了兩個每個不用8美元的 triple beef burger set,結果兩人只吃一個餐已經反肚,外賣去。

導遊有他忙著照顧早上跟了非凡的另一對新人-網友cx747。我們則很累了,先回酒店聯絡家人為上。

lamlam.jpg

Lam Lam Tours的巴士2美元一程,6美元一日任搭,10美元七日任搭。(任搭不包括南部環遊線及情人崖循環線。)以下地圖可按圖放大,左手邊cut掉的一小部份是查莫洛村和首府阿加尼亞大聖堂,即上方紫色線AGANA的位置。黃、綠色線每日9:30至22:30運行,每20分鐘一班。白色線每日9:30至21:00運行,每30分鐘一班。紫色線每日10:00至19:00運行,每30分鐘一班。由於都是單向循環線,如在第26站GPO出發到第25站Hilton,就記緊坐綠色而不是黃色線了,我的親友坐了廿十多個站呢,笨。至於DFS的free bus則有ABC三線輪流運行,每條線往不同酒店,不用等太久。而由酒店往DFS,當然是call 的士了,反正免費,平時的士起標10美元。又,地圖居然是有限期限的,2007年10月1日至2008年3月31日,還是到埗拿最新的地圖為上。

lam-lam-bus-map.jpg

回到酒店小睡後,晚上導遊帶我們到Risturante Italiano Capricciosa吃意大利菜,未幾有人問我是否Jess,wow,居然世界這麼小在這裏踫到麥兜太太,看照片以為她很高大,原來真人十分嬌小可人。又,我想算是這幾天最好吃的一餐吧。10個人才吃了110美元,掋。炸飯普通,但魷魚圈和墨魚麵都很好吃。

fried-rice.jpg

在ABC Stores買了點手信,很累了,回酒店去。

惱人的美國簽證

Poor dog's via

辦美國簽證,詳情請看位於香港中環花園道26號的美國領事館網站,電話28412220(不過打去亦是無用,若好運有隻狗拿起聽筒吠兩聲,相信你仍是不會得有任何有用答案)。

先到大新銀行任何一間分行交800元簽證費(由2008年1月1日起加價至1040元),放心交吧,反正批發與否都不會發還。

於網站內填妥合共41條3頁紙的電子申請表格並印刷出來,貼上一張5cm x 5cm,頭的尺寸有明確指引由廿幾mm至三十幾mm的露耳照片。16至45歲男士還要加填DS-157,大概問你會否做核彈或駕駛坦克車之類。「大佬,就算識我都唔會話你知啦。」

以填妥的申請表條碼和大新銀行收條號碼預約。14至80歲人士均須親臨,真麻煩!

昨日準備好公司放假信,填妥的電子申請表、大新銀行簽證費收據、護照(護照有效期必須超過旅美日期六個月)、預約確認書等文件。於金鐘地鐵站外排長龍乘的士不用跳錶可達。

一進排隊位己要檢查手袋。在室外排隊處和家人會合,昨日氣溫不算太高,還可接受,亦有吊扇。排隊時幫我們核對資料的小姐是全日最客氣的一個華人。然後是派郵局寄掛號的單,我想告訴大家,「呢張單可以最後先填」,可惜冇用,算吧,反正還有幾個先到我們。又可惜,前面的那位還是未準備好,結果到counter時我還是一人拿著七份未全簽名亦未全貼相的表格連預約確認書、6本passport加兩份男士DS-157 form。原來預約確認是不用看的,便打算抽起3張form,貼相,簽名再逐份交給counter內那兩件嘢,但她們一句「你全部俾晒我la,你o地咁亂,我幫你分。」我心想「我俾你有乜用,你咪又係逐份拎出嚟叫我貼返相同簽名,根本冇分別。」所以便先抽起那些預約確認書,再將已貼相已簽名的表格交給她們,同時叫其他人簽名。我相信我們一行八人的處理時間絕對較8個人分開來快,但內裏的兩件嘢非常不耐煩,我姨多口叫一句我媽慢慢找相,不用心急,(前後不到五秒)其中一件話「呢度唔俾你慢o架,你要慢你陣間再交過。」然後老人家們又自然的「唔好意思,唔該前唔該後」講幾句,正常人型生物會就咁算,但那兩件垃圾還要多嘴「你哋唔駛講咁多,我o地都係照做。」我要強調一點,別以為那些垃圾是說客套話,只要聽覺沒有問題的,都懂分何謂客氣何謂冇禮貌。

從那刻起,我暗叫了fuxk,shxt n次,並以為自己已明白到何解恐怖份子總襲擊美國人。

從垃圾站拿到幾張號碼紙,分家庭進入官府。狼狗的面上又掛著一塊「華人與狗,不得內進」的告示。我們八人分四張紙,我已先行並指示我爸媽弟弟隨我內進,還是前後不過5秒,那狼狗已開始吠,我說這ticket是這四位,講聲good boy後還深怕沒有骨頭牠不肯放行,幸好狗仔乖乖鬆開我媽當手仗用的雨傘。牠們只搶了水,「darm」走了手提電話和nds等。 狗狗們再大肆搜掠手袋連暗格,過X-RAY,人則過金屬探測器,好像已到機場一樣。

預約時間是9點,內進後再等號碼逐個打手指模,還欠號碼牌量度身高拍照通櫃呢。哈,11點左右,見到一個美國人,跟我們說hi morning, what is your job, who get marry, congratulations, have fun in guam 等等。不禁暗叫佩服佩服,於官府外放置足夠狗隻去幹粗活,主人在裏面大可泡壺靚茶,待蟻民一肚氣進內時還可氣度不凡的講句,have a seat, make yourself home。

我們到該地消費,還要查家宅,唯恐全球都是恐怖份子。若不是薯超級討厭峇里,我真的會因為簽證問題而不到關島呢。哈哈,恐怖份子,襲擊時真要揀人,美國人養的華人與狗可不是目標,大家都是搵餐晏啫。:)